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凰羽】临安初雨【四】

我苏汉三又回来了!!!高考完了,颓废了几天,这几天填志愿又颓废了几天,到今天终于填完了,也能好好写文了!

终于更到四了啊!我预计到二十才完呢!好远qwq这章开始,两个人的心境开始变化了!然后就要开始交往了【不XD

虽然大冷门也没人看,但是我可以自娱自乐呀!

最后欢迎捉虫!谢谢观看!^ ^。

【总目录】


 

       天已大亮。

       前夜的小雪在夜里的寅时就慢慢停了,到了清晨便只留了碧色的天,放入水洗过一遍,干净得看不见一丝的阴霾。

       天光明朗,久雨初晴,露出的阳光温和,让人心生愉快。宫羽缓缓推开雕花的木窗,捧了一杯散着冉冉白气的热茶倚在窗边,手指摩擦着杯壁看着放晴的天。

       氤氲水汽,白衣罗裙。穆霓凰睁开眼睛便看到这样一幅画。依然是一根玉骨簪,散下来的发铺散在白衣上,与窗外的水蓝色将要融为一体。

       穆霓凰坐起来,宿醉的感觉自然不好,后果便是醒起来头疼的要紧,眼前也颇不清明。穆霓凰叹了一口气,感叹了自己的自作自受,可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酒量是这般差,也不知道昨晚上有没有酒后耍疯失言,没有形象是一回事,给宫羽添了麻烦又是一回事了。

       清醒些许后,穆霓凰看了站在窗边发呆的宫羽一眼,然后慢慢环顾四周。

       这不是先前和宫羽一起喝酒的地方,这间屋子布置得更风雅些,矮桌上的白瓷瓶里放了几枝半开的梅花,微微有些清香。虽然整体显得简洁,但从床帏和梳妆台上的梳妆盒来看,也知道是个女子的卧房。再加上墙上挂的是曾见宫羽用过的琴,和那个正倚在窗边的人。

       穆霓凰揉了揉额角,突然感觉有点头疼,大约,她昨晚留宿的这间房间就是宫羽的了。

       三年前宫羽还曾是螺市妙音坊卖艺不卖身的头牌时,多少达官贵人在见识过她高超的乐技,见过她柳眉凤眼,玉肌雪肤的惊鸿一面后,都想过十里红妆娶她进门。

       曾有邻国皇子来访,妙音坊一遇便为她所倾倒,开始追求宫羽。宫羽虽婉拒,那皇子却依然倾慕她。回了国封了个闲散王爷后四处云游,不断寄与她各地特产附上云游的见闻,只求换美人一笑。两个当事人都不觉,倒是在金陵中传成了一段佳话。

       腰缠万贯的商人散尽千金,满腹经纶的才子赠予风花雪月的诗赋,都未曾让美人为其停留,更莫谈在美人的香房软榻中或是红袖添香,或是一夜春宵了。

       穆霓凰不禁失笑,想不到她竟是第一个“有幸”进入宫羽闺房的人,还躺了千金难求的香榻一晚。真是,他人心心念念的后者——“一夜春宵”虽然没有做成,但前者却已经做过了。昨夜的一叙,小雪温酒,也算得上是“红袖添香”了。

       不知那些倾慕宫羽的人知道了,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穆霓凰揉着额角,头疼略好了些,再抬头就对上了宫羽带着笑意的眼睛,穆霓凰突然想起刚刚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她一个人站在窗户边的样子,身影单薄。

       也是孤独的吧,如若不然,又怎么想的起来找她喝酒的?

       “郡主醒了,感觉还好吗,头疼的厉害?”

       “无碍,昨天是我失态了。竟然不觉地就喝多了,倒是麻烦了宫姑娘收留了穆某一宿。”

       “郡主客气了,”宫羽掩上了窗慢步进来,“昨夜郡主喝醉了,浮生阁的客房许久没用被放置了许多杂物,夜深了,小丫头们都睡下了,我自己也醉的不轻,只好,把郡主带到我房里了。”

       宫羽从矮桌上拿起一套衣衫,“不知郡主介不介意与人同眠,不过看起来郡主气色不错,我应该不曾影响到郡主吧。”

       宫羽眨了眨眼笑,捧来了折好的外衫,是昨夜穆霓凰脱下的。

       听她这么说,穆霓凰才发现身边位置,有人躺过而在被子和褥子上留下的皱折。穆霓凰原本想着,因为她这个客人,反倒让主人去睡了客房而惭愧,听了宫羽这话不仅失笑,心下暗叹道,好了,两件事,这下真的是一件都不差了。

       这也算得上是“一夜春宵”了啊。

       别人心心念念的事情,最后还让她都给做全了。

       只不过,看了一眼掩了唇在笑的宫羽,穆霓凰哭笑不得,她大约知道南怀愈那个小丫头是得了谁的真传了。她也从来不知道宫羽还有这么活泼的一面,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三年前那个淡然又拘谨的女子上。

       仇报了,情放下了,人大约就精神起来了吧,穆霓凰笑了笑想。

       “是我打扰了才是。”穆霓凰向宫羽道了谢,接过她捧来的衣服。

       “郡主先洗漱、更衣吧。”

       宫羽走了出去,不多时便见两个丫头捧了装有热水的脸盆和面巾进来,见了穆霓凰倒也不怕不羞,恭恭敬敬的向她行礼,得到允许,起身抬起头就冲她笑了笑,“奴婢给长公主请安,阁主说奴婢把东西拿过来就可以下去了,长郡主不喜欢人伺候。”

       穆霓凰点点头,她们便退了出去。

       洗漱过后,摸了散了一席的长发,穆霓凰总想找些什么把它束起来,偏生昨天戴出来的簪子不知道被宫羽放到哪去了,正打算要出去问问她。毕竟是别人的房间,自己也不好太过冒昧去翻找。

       步子还没踏出去,宫羽端了一个托盘走进来,盘里是一个冒着热气的瓷碗,“我用干山楂煮了茶,比醒酒汤味道要好些,郡主尝尝吧。”

       “多谢,”穆霓凰等她将托盘在桌上放好了,伸手接过瓷碗,“宫姑娘可有见着我的发簪,散着发怪不便的。”

       宫羽看着她愣了一下,以袖掩唇歉意地笑道:“宫羽竟忘了这事。昨夜里替郡主更衣,怕惊醒郡主便不曾点灯,起来时宫羽给郡主整理衣服才发现,那支簪子怎么也找不到了。”

       “怕是掉到房间的角落里了。不知那簪子对郡主是否很重要,市价如何?宫羽能否赔郡主一支新的罢。”

       “无妨,事出有因,是我自己喝醉了,宫姑娘不必介怀,不过一支簪子罢了。”

       “郡主大量,宫羽谢过郡主了。”宫羽看了穆霓凰,犹豫地问道:“宫羽那里有别的簪子,郡主不介意的话,不如让宫羽伺候郡主束发吧?”

       “那边恭敬不如从命了。”

       宫羽领了穆霓凰坐到梳妆台前,拿了木梳给她梳发。她看了穆霓凰一眼,想了想,从盒子里选了那支银色的簪子,上面有一只凤凰,花纹很美却并不花哨。

       铜镜里映出两个人的身影,一室安逸,唯有梅香清幽。

 

       步行到穆府门口的时候,穆霓凰还觉得和宫羽的相处不太真实,怎么说,从以前的“情敌”成了现在交好的朋友。到底还是昨夜的一壶西江的清酒的功劳啊。

       敲了大门,门房开了门看是穆霓凰忙忙笑着作辑请安。穆青从里面走出来,“姐姐在家里闷了都快一个月了,日日拿着那些书在看,什么时候同宫羽姑娘有的交情,我怎不知?”

       “昨天夜里宫羽姑娘差人来告诉我你在她那里留宿了,不然我都要急死了。”穆青撇撇嘴。

       “宫姑娘有心了,”转头见穆青不由得好笑,“我这么大的人了,你都不一定打得过我,在这皇城里还怕我丢了吗?”

       “我就你一个姐姐,能不怕吗?昨晚我都快急死了。”穆青气鼓鼓的。

       “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还交情,你也知道你姐在屋子里闷了快一个月了,哪里见过宫羽呢,我是昨天刚好在浮生阁遇到她的,原来那浮生阁是她开的。”

       “也就你才知道了,”穆青道,“那宫姑娘回来之后,整个金陵可是热闹了好久,妙音坊没了,如今这新建了的浮生阁可谓是独占鳌头了。”

       “在她那里留宿,你们一定聊得开心吧?”穆青问。

       “怎么这么说?”穆霓凰回想昨夜,哭笑不得。

       “果然是两个女子的话题比较多些啊。姐,我之前淘来的那些书籍奇志,若不是宫羽姑娘帮我拿的主意,我都不知道弄些什么书是你会喜欢的,整日都只见你看兵法论语。”穆青摸着脑袋嘿嘿的笑。

       这下穆霓凰倒是愣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搭上的线?看向穆青,挑挑眉。

       “我在搜罗书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宫姑娘,见我苦恼,她就给我拿了主意,我本是不信的,结果回来见你也喜欢。对了,你昨日手上那卷游记,也是她送的呢!”

       穆霓凰记起来了,那卷游记之前就看过,喜欢得很,作者是个豪迈豁达之人,山山水水在他的描述之下竟是如此的壮美,天之高,地之阔,竟这般的让人心生向往。昨天她拿出来是想重新再看一次,今日穆青提起,想不到那竟是宫羽的书。

       “她居然真知道什么书你会喜欢。”穆青感叹。

       “是啊,改日再拜访浮生阁,我亲自与她道谢,”穆霓凰点点头,转身对穆青说,“阿青,”

       “陪我去一趟梅岭吧。”

 

       “阁主,您吩咐送去长郡主府上的东西已经送到了,可是长郡主和大将军并不在呢,听管家说出去了。”南怀愈给宫羽添了一杯茶。

       “到了就好。”宫羽笑了,戳了那小丫头的脑袋一下,“人家在不在又怎么样?”

       “好奇嘛,”南怀愈没躲,黏着宫羽坐下,笑嘻嘻献宝似的递给她一支素簪,“宫姐姐,我给你整理茶室的时候看到了这个。”

       宫羽摸着簪子上的花纹,又戳了她一下,“鬼精灵。”

       “给郡主送回去吗?”

       宫羽笑着摇摇头,搁在了手边,拿起没看完的一卷书翻了起来。南怀愈吐吐舌,起身出去了。

 

Tbc


评论(4)
热度(2)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