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周江】《小周先生和他的花》02

从海边回来的第一天居然发烧了,基友说是海风送给我的礼物qwq

头疼,又稍微写的啰嗦爆了不必要的字数。先看吧,我明天再改。

垃圾文笔onz

他们两个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最后感谢观看。 

【01】


02

 

       清晨的时候空气有些稀薄,风里是很清凉的感觉,就连阳光都是薄薄的一层,金黄色的,若是用指尖去接触却也并不觉得灼人。

       江波涛还在睡梦之中,感觉周围似乎慢慢变亮了,被阳光直接照到,让他睡的不太舒服,但是他一点也不想醒过来。

       要知道,江波涛从来都不会去反驳自己是外貌协会的一员。欣赏美,乃是人的天性。

       而他现在梦里遇到的那个周公啊,太年轻了,那脸长得又实在是太帅气太勾人了,开什么玩笑,他怎么会舍得醒过来。加上那只胖滚滚的瞌睡虫,还一个劲儿地扭着小腰勾引他,想继续投入他的怀抱。

       但再怎么的不情不愿,顶着那刺眼的光,江波涛依旧慢慢地从梦里醒过来。

       好亮啊。

       江波涛嘟囔着,迷迷糊糊地在想,出太阳了啊,好像他是要去拍日出的照片?

       嗯……不对不对,昨天不是都拍完了吗?托昨天‘上山下乡’的福,他回到家累成了一条咸鱼干,现在他应该是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脑子刚刚才开机,运行程序都是慢慢的,想了想,既然没事可做,那现在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吧。

       江波涛想着,安心地又重新抱住了那只胖蠢的瞌睡虫,准备回去继续勾搭一下那个帅的不行的周公,最好能一起喝个茶啊,聊聊天啊什么的,唔,如果能问到他的电话号码就更好了。

       江波涛准备翻个身继续睡觉,窗帘太远了他懒得起身去拉,伸出手想挡在眼前,好遮住照到他眼前的光。

       伸手。

       嗯,依然很亮,没挡住光?

       伸。

       再伸。

       嗯?还是没挡住直射他眼睛的光。江波涛眯着眼摆摆手……怎么感觉,感觉他的手这么短?不应该啊。而且这个触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阳光开始慢慢有了些温度,耳边海浪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呼啦啦的响,像是一片浪潮打在了近岸的礁石上,发出的了唰唰的声响。像是给慢节奏的民谣打节拍的沙锤,很好听。

       挺好听的,还有点催眠的效果,江波涛闭着眼睛想,然后安心地又睡过去……并没有!

       江波涛顿了一下,然后睡意全部消失了。

       海?!

       他住在大上海的某一个居民区里,先不说都是商品套房,一层只有两个住户,也不说他住在9楼,单说居民区旁边都是耸立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周围汽车尾气倒是不少,顶楼还能看看雾霾,从哪里来的海?

       细思极恐。

       江波涛猛的睁开眼睛。

       窗口的阳光很亮,江波涛一下子睁开眼睛,就觉得刺眼极了,还没有适应那个亮度,眼前全是一片白色的光斑,什么也看不见。没办法,他只好又眯起眼睛,过了一会儿重新睁开。

       他眼前是一间很陌生的房间。木床木桌木椅木书柜,家具基本都是木制品,摆设也很简单很明了,大都偏向欧式的风格,是很好看,但这样的颜色也相对的单一了些,江波涛心里想。

       这房间的窗口面向的是大海,在阳光下面,海面呈现出一片美好的水蓝色。而他睡梦中听到“沙沙”的海浪声就来自那里。早上了,窗子上的蓝色窗帘没有拉起来,所以太阳光才能那么肆无忌惮地穿过了开着的窗口,就这么直接的照在他身上来。

       ……他身上?

       江波涛看着远处的海面和沙滩,感觉自己的右眼皮直跳。江波涛看着窗外的视线正好和窗子齐平,他沉默了几秒,然后猛地低头看自己。

       视野里面江波涛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身体,只有一个花盆放在木制的书桌上,盆里的土壤不算肥沃,还有些干了,大概是主人近期忘了浇水。盆里养的是一株青翠的植物,好看的藤蔓铺在桌面上,弯弯绕绕的,有一些还顺着窗子,爬到了窗框上去居住。大片的叶子郁郁葱葱的,咸咸的海风中,迎风而动。

       江波涛认出来,这盆里养的是一株朝颜,俗称牵牛。

       如果是放在平常,江波涛看到这盆花,大概还能微笑着说,好茂盛的一株朝颜啊。也许不忙的话,还会给它浇浇水,松松土。

       或者刚好碰上心情好的时候,就拿出相机来给它拍拍照,趁着阳光大好,不需要特意去打光找角度,也能拍出好看的照片来。

       阳光大好。

       大,好,个,鬼!

       面对着桌子上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杯子装了咖啡,深棕色的咖啡在杯子里,杯壁刚好可以充当一面镜子用。

        杯壁上映出朝颜藤上的一个小小的青色花苞来,花苞的花萼下有一片极小的叶子,江波涛盯着那花沉默,对着玻璃杯,做了一个伸手的动作,然后他就看到杯子上的那花苞下的小叶子动了动,似乎努力再往外伸,就像,就像人在伸手似的。

       江波涛能感觉到周围暂时没有风,不存在叶子是被吹动的可能。

       他再扭了扭身子,接着看到杯子上那个花苞微微转了转藤。

       江波涛:……

       所以他这是变成了,一朵花?

       哈哈,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相信他再睡一觉起来就回去了。绝对是这样。

       江波涛看见玻璃杯上那花和那叶子猛地在摆动,看起来很蠢,可是鬼知道他只是在抓狂。

       睡个觉,醒来居然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还成了一盆花。饶是八面玲珑的江波涛也不能淡定。

       完全不知道怎么表达内心犹如一百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的感觉,江波涛对着那玻璃杯里“自己”的影子欲哭无泪。而那藤上的花苞看起来显得蔫了吧唧的。

       “哗啦”一声,房间那边的书柜后面发出声响。

       江波涛转头去看,一个男人从矮书柜后面站了起来,抱着一堆书。江波涛刚刚只顾着在消化自己变成花的事情,并没有发觉这间房间里除了他,还有别人。他在的书桌靠近窗子和床,而进门来有一组高矮拼接的书柜,在床和门之间隔出一个空间来。

       怕被发现在这盆花的皮下是个人,江波涛定住动作,努力地装成一朵安静乖巧的花,老老实实地长在藤上,不敢再做出植物不会做的动作,也不敢再往那边看。就差做出一个【乖巧.jpg】的表情。

       那人大概是被书砸到了,皱着眉,放好了书扶着肩膀揉了揉,从那个小空间走出来。

       江波涛才看到那人的样子。

       我的天,江波涛感叹道,大概,这是他这辈子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没有之一。

       江波涛看着男人走近,脸色有些苍白,修长的脖子看得见蓝色的血管,显出一种病态的美。男人很高,黑发黑眼,五官都是精致的。

       如果脸色没有那么白就好了,江波涛看着他道,不过还是很好看的。和梦里的那个周公很像,都很好看。

       男人走到书桌前停了下来,俯视的视角让江波涛觉得他在静静地看他变成的这盆花。半响他伸手从江波涛旁边拿走了那个玻璃杯,喝掉里面冷掉的咖啡。

       男人走出去,再进来时拿了一个黄桃罐头和半条火腿,面无表情地就着冷咖啡吃掉。都不是什么很高端的东西,更何况,江波涛沉默地看着那些有甜有咸的东西,总在一起吃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道,可江波涛看着他,却觉得硬生生的被他吃出一种贵族风范来。

       喝完咖啡,男人看着朝颜愣了一下,然后走出去用刚刚喝咖啡的玻璃杯洗净,接了半杯水进来给花浇水。

       花苞被水淋湿,挂上了水珠,男人凑近朝颜,静静看着他,黑色的眸子像深沉的海水。他慢慢用手指抹掉上面的水迹,半响,弯了眼睛像一道月牙,轻声道:“早上好。”

       笑容转瞬即逝。

       江波涛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又长又密的睫毛,听着他有些沙哑的声音,总觉得一口气上不来。

       真是,夭寿了。

       大概,变成花好像也不是太坏,江波涛想。


       男人吃完东西就回到那个隔出来的小空间去了。江波涛努力地扭着藤条攀上窗框去看他,男人靠墙坐在木地板上,怀里有一个本子,大约在画画。

       桌子上有很多书,有外语的,也有中文的,摆放得并不是很整齐。江波涛发现男人只要开始画画,就不会理会别的事,就像隔绝外界一样,他在这里做什么都不会被注意到。

        江波涛控制着花苞下的那片叶子,去翻其中一本中文书,外语实在是他的软肋,就连他大学学的英语在出来工作之后也都还给老师了。

        书面对于一片叶子来说还是有重量的,努力的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颇有笔锋的字迹。

       周泽楷。

       这本书的主人叫做周泽楷。

       江波涛扭头去看被矮书柜挡住的那个人,心里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Tbc


下一章就让江江掉马吧!

小周轻微抑郁症设定预警,虽说只是轻微。【x

乖巧.jpg,大概是这样的



评论(9)
热度(31)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