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不在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周江】《所谓一见钟情啊》

周泽楷在(医生)x江波涛(小白领)

双箭头式的一见钟情,分别以两个人的视角来写的,所以时间线是不一样的。

本来是说作为新年贺文发的,结果那几天真的超级忙。

新年依然是小学生文笔,欢迎捉虫。ooc属于我,他们属于虫爹。

最后谢谢观看。

写周江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了,在很丧的事情里,我做不了什么,但是我会坚持我喜欢的事情,一直做下去。

 

 

【周江】《所谓一见钟情啊》

 

S市的冬天比想象中的要冷的多,也比想象中的要来得更快。

比起江波涛家乡冬天的那种阴雨绵绵,气温随着下雨,一点一点降温的缓慢来说,S市的降温速度可以说的上是飞速的了。让人格外的不适应。

早晨的时候,还是一件短袖T恤和一件薄外套可以解决的夏天,在江波涛骑着小黄车去上班的一路上,还可以在街上看到很多穿着好看裙子的姑娘,三三两两的行人也都还穿着清凉。整个S市在太阳底下晒得暖洋洋的,风吹在身上很舒服。

所以,任谁也没有想到,下午的时候这天气会突然间就变了脸,直接跨着季节把人们从夏天拽到了冬天里。

大办公室里江波涛的座位是靠近窗口边的,桌面上有一盆多肉,上午的时候阳光会照进来。江波涛早上来的时候还特地将整个窗子都打开了,以便休息的时候可以悄悄地划划水、晒晒太阳。

没想到太阳还没进来多久,风就开始变冷了。

忙着修改文件,江波涛一时没有感觉到气温下降,没来得及去把窗子关上,安静的办公室里,就听见隔壁的一个姑娘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吹进来的大风冷的不行,吹得窗子开始“哐哐”作响,文件差点被吹走了,然后风里伴着点点滴滴的雨珠子砸在窗台和玻璃上,发出响声。

江波涛朝他们抱歉地笑了笑,起身去关窗子。

大雨开始下了起来。

回来的时候听到办公室里的同事们开始起了讨论气温。

“嗨呀,这天气变得也太快了吧。”打喷嚏的姑娘说,“我感觉要感冒了。”

“小秦,你要习惯S市的气温,昼夜温差大得很了。”另一个年纪老一些的姓杨的女同事从包里拿出外套穿在身上,闻言道:“今天特意拿了一件厚的外套,就怕突然冷起来。人老了,就不大顶得住这些寒气了。”

 “杨姐你真有先见之明了。”小秦道,说着又打了一个喷嚏,不好意思地朝杨倩笑了笑。

“带衣服了吗?”

“嗯。”

两人正说话,办公室里的一些人也纷纷拿了衣服穿起来避寒,跟着他们讨论了一下温度,接着又埋头各忙各的去了,办公室里再一次恢复了安静。

然后,江波涛打了办公室里的第三个,响亮的喷嚏。

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江波涛发现一群人在看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双手合掌一拜做了个抱歉的动作,突然又猛地打了几个喷嚏。

杨倩看他一个接一个的喷嚏,问道:“没准备衣服?”

“嗯,”江波涛点点头,“没想到这边的天气变得这么快。”

“我这里还拿了一条大的围巾,放开了可以披一披,也暖和些。”杨倩递给江波涛,“小江你不是本地人啊?”

“谢谢,”江波涛看着围巾上的牡丹花图案愣了一下接了过来,“我家是N市的,真没想到S市会冷的那么快。”

快要下班的时候江波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昏昏沉沉的,呼吸出来的气热乎乎的。自己往自己的额头摸了一把,手冷的厉害,没摸出来到底自己有没有发烧,只知道难受的很。

杨倩留意到江波涛的脸红的不正常,“小江,要不然你先提前回去吧?”

“没事,也还有一下就到点下班了,按时打卡上下班嘛。”江波涛抱着玻璃杯接了一杯热开水喝了一口,呼出一口气来。

下班的之后江波涛把围巾还给杨倩,被叮嘱了一番要记得去看医生。江波涛拉紧自己的外套点头。

 

将近六点了,雨还是没有要变小的趋势,江波涛叫了一辆出租车到市医院。大概是这个突然变冷的天气让很多人在这天里都纷纷中了招,医院大厅里进进出出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是朝着流感科去的。

江波涛把雨伞放在伞架上去挂了号,走进流感科。流感科有五个诊室,五个医生分别在里面值班。江波涛在外面看着里面人头攒动的样子,本来以为要等上很久才能排到自己,可没想到只有第一个诊室的人多的不行,简直是爆满状态,排队等看病的人都坐满了诊室外面的长椅,还是姑娘偏多。倒是在第四和第五个诊室门口排队的人很松。

江波涛想了想便准备越过第一个诊室,去后面人少的诊室等着。

路过第一间诊室的时候他心想,为了让这个医生给看病,要排那么久都愿意等,难道说是这个医生的医术比较高明,所以更受病人欢迎一些?然后江波涛想起了给关二爷刮骨疗毒的神医华佗来,脑子里就不自觉脑补出了一个老神医的样子,白头发白胡子白眉毛,对着病人开始望闻问切。

江波涛摇摇头自觉好笑,但好奇心也突然冒了出来,所以在路过那间诊室的时候,忍不住悄悄往里面看了一眼。

只一眼,就让他看得心里咚咚直跳。

小孩子对爱情都有一种懵懂纯真的憧憬和好奇,而上小学的江波涛也和别的小孩子一样如此。五年级的时候,小江波涛曾经背着家长悄悄地看言情小说,以此来了解名为“爱情”的东西。他也曾经省过半个多月的早餐钱,就为了偷偷买一本喜欢了很久的小说。

那个时候的言情小说,男女主角多数相遇在校园,见面就相互一见钟情,不然就是欢喜冤家,然后两个人经历了很多磨难,最后有了一个he式的结局。所以小的时候江波涛也曾经很相信过一见钟情的爱情。

而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东西看得越来越现实,对一见钟情也越来越不相信。特别是他现在在父母眼里已经是一个准“大龄青年”了,可能再过几年就要过上被催婚、被介绍相亲的日子。一见钟情,在他眼里越来越不可思议起来。

在今天之前,如果要问江波涛信不信一见钟情,他会很坚定地回复一句“不信”。

但是现在,江波涛摸了摸胸口,隔着衣服和皮肤,仿佛要摸到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脏。

扑通扑通。

嗨呀,糟糕了,江波涛看着诊室里坐着的人心想。

第一间诊室里,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子前给病人写病历本,低着头神色认真,手指很修长,偶尔抬起头同病人说话,迎着光可以看到他五官精致,好看的不像真人。

倒像是画中人。

看着那个男人,江波涛想,这大概是,一见钟情吗?

可能是因为江波涛站的位置既不是队尾,也不在队中,在诊室门口排队的病人中倒是显得有些突兀了,所以在咨询台的护士小姐姐看到一个好看的青年站在那里发呆的时候,觉得他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排队,特意走过来问他。

“先生,您是想要找医生看病吗?”

“啊,对。”江波涛回过神,对着护士姑娘笑了一下,姑娘被他那一下弄得有点脸红,然后也笑了。

“如果您比较急的话,我带您去4号诊室排队吧?您也看到了,周医生和方医生这里人多,排队要等得比较久。”

江波涛看着长长的队伍,怪不得排这儿的姑娘多,没有一个多小时还真不一定排的到他,又想起他还有一份文件没有打印,等看了医生要去找一家打印店。就跟着护士姑娘去了第五诊室。

走过第一诊室门口,他看了一眼门口的牌子,主治医生:周泽楷。

第五诊室里的医生给江波涛量了体温,38.4℃。医生问他是想吊针输液,还是想吃药。江波涛想了想选了输液。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诊室里终于没有病人了,周泽楷也终于有了吃饭的时间。

今天S市猛的降温,然后就有了一大批感冒发烧的病人涌入了医院,简直是“人满为患”,从中午开始到晚上一直在给病人看病,忙得周泽楷觉得自己一个头三个大,也几乎没时间吃饭。

昨天的天气预报里只说了这三天会降温。隔天晚上才刚刚提醒了市民注意降温,可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它第二天就直接从20多度降到个位数的温度,耿直得让人无话可说。估摸着人家气象台的人也有点傻眼,到底是没料到这S市的气温这么有脾气。

然后年轻人、中年人还有小孩子几乎都中招了。

今天来诊室的病人可以说是是这一年来最多的一天了吧,周泽楷叹了一口气,接着又想起在他门前排队的多得不行的人里面,还是女性居多,到最后,咨询台的护士们已经不得不过来,劝说那些还在执着排队的病人,把他们带到人少的诊室去。想着,周泽楷不由得无辜地摸了摸鼻子,又叹了一口气。

咕。

周医生收回思绪,就听到自己的肚子兄弟跟他抗议,于是叹了今天的第三口气。

民以食为天。

周泽楷无奈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坐的发酸的身体,到卫生间用洗手液洗了手,接着从饮水机接了热水给自己冲了一杯热姜茶。

浓郁的姜的香味伴随着氤氲的白气,在室内蔓延开来。闻着浓香周泽楷拿出手机,趁着这个没人的功夫,打开手机,想了想从美团里翻出一家评论不错的快餐店,默默下了一个单。做完,然后就抱着杯子呆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着美团小哥的到来。

抱着一杯姜茶不过是图个暖,肚子正唱着空城计,姜茶再怎么香也只能让周泽楷更觉得饿罢了。

这个时候,稍微一点风吹草动,一点饭菜香都能惊动大脑。

这个时候,周泽楷就闻到了一股很香的饺子味,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他吸了吸鼻子确认了一下,嗯,韭菜猪肉馅的。

还没等他找出去,他诊室的门就“啪”的一下被推开了,韭菜猪肉饺的主人端着一碗饺子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楷啊,吃饭了吗?”方明华笑得一脸慈祥,问周泽楷。

回答方明华的是周泽楷盯着他,手里的饺子的“虎视眈眈”的眼神。

方明华一看就知道问的多余了,不由得失笑,这架势根本就是饿坏了,看见没,接收到饺子的“信号”,头上的呆毛天线都竖起来了。

“你嫂子给我送饺子来了,”方明华把一个塑料碗摆在他面前,从不锈钢保温盒里拔出去几个饺子,往里面倒了小半汤水,“碗是干净的,知道你洁癖。”

“韭菜馅的,”周泽楷盯着饺子看了一下,又看了方明华一下,然后继续盯着饺子,眼巴巴的,头上的呆毛跟着晃了一下,“我订了外卖。”

“再盯也盯不出花来,吃吧你,垫垫肚子。”

方明华好笑,作势在他头上呼了一下,把那根呆毛压下来。周泽楷得令也不再跟他客气,拿起一次性筷子吃饺子。

呼,猪肉韭菜的饺子,果然好吃。

“楷啊,二十多了,该成家了,每次都吃外卖也不是事儿吧。回家没有人嘘寒问暖,加班还没人送饭。”方明华吃着饺子语重心长,夹着咬了一口的饺子,晃了晃手上的筷子,意在让周泽楷想想自己和他嫂子,再想想他自己孤家寡人的可怜样子。

可周泽楷却没意会过来,以为他又在秀恩爱,反倒是想起了自己那些年被狂塞狗粮的样子,咬着饺子直摇头。

“孺子不可教也。”方明华也摇头。

 

江波涛到输液室挂了一瓶点滴,就老老实实地坐在靠背椅上看手机。

周围很多人,声音也很嘈杂。人走来走去的脚步声,说话声络绎不绝,还有小孩的哭声,一声比一声嘹亮。搁在平时,江波涛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不会说吵,但也一定不会想睡觉。可现在,江波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听着那些嘈杂的声音,格外的困倦.

他想,大概是在发烧的原因吧,又或者是流进血管的药水发挥了作用?

谁管他呢。

江波涛把手机揣进怀里,弯着腿靠着椅子闭上眼睡着了。

尽管医院里开了一些暖气,可只穿了短袖和薄外套并且本来就在发烧的江波涛还是觉得冷得不得了。睡着的时候不自觉的蜷着身子,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而八点多下楼拿外卖的周泽楷,路过输液室自然就看到了这一幕。

周泽楷鬼使神差地走进去,那个清秀好看的青年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他皱着眉,因为发烧脸颊红红的,闭着眼浓浓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

走近江波涛,周泽楷听到自己心“咚”的跳了一下,把自己震了一下。

因为冷,所以江波涛缩着身子,而离近了看更显得可怜。

八点多,吊针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输液室冷冷清清的,几排的的座椅上只有江波涛和另一个小姑娘还在吊针。可人家还有父母陪着,就更显得他的可怜来。

周泽楷愣了一下,想了想,俯身用手在江波涛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还是可以感觉得出他的体温比自己的要高一些。而江波涛被周泽楷温暖的手心的吸引了,不自觉靠着热源,在他手掌上蹭了蹭。

周泽楷猛地收回手,不自在地看了江波涛一眼,脸红到耳尖。看到江波涛扎着输液管的那只手冻得苍白,又忍不住摸了摸,果然是冰凉的。周泽楷去找护士要了一个热水袋,试了试温度后,他小心地抬起江波涛的手,把热水袋放在他手下。又拿了一床毯子盖在他身上,帮他掖了掖毯子。

做完这些,周泽楷就在江波涛旁边坐了下来,撑着下巴看他。心脏依然一下一下地撞着他的胸膛,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如果看到一个人,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脸红面热,会不自觉地被他吸引住目光的话。

周泽楷突然想起了一个词来,“一见钟情”。

想着,周泽楷用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热的脸,又想起自己刚刚用手碰过江波涛,于是又放下手来,抿了抿唇,用几缕头发盖住通红的耳朵。

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周医生陷入了沉思。

 

江波涛是被护士叫醒的,已经是九点十五分了,原先人多的输液室也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江波涛觉得他这一觉睡得挺舒服的,醒过来之后也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应该是退烧了的。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上的毯子和热水袋,于是就向给他拔针的护士道谢。

在收拾瓶子和输液管的护士抬头笑道:“不是我,是周医生向我要的。”

江波涛一头雾水。

周医生是谁?

 

等江波涛打印好文件找到公交站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

雨在江波涛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毛毛雨,坐在公交车上江波涛往窗外看只看到一片雾蒙蒙的。

公交车上的暖气很足,江波涛就算吊过了针,也不可能那么快药到病除,在发烧的影响下,暖暖的氛围让他昏昏欲睡。

我就眯一下下,江波涛想,反正还有好多站。

42路公交开过医院门口的站牌的时候,周泽楷收了他的伞上了车,找座位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最后一个座位睡着的江波涛。有些惊喜,又有点高兴,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眨了眨眼。

他接了电话回了一趟诊室,就遇到了很多走不开的事情,再回去输液室,江波涛已经走了,天知道他有多失落。

车上只剩下两个空位,周泽楷想了想走到江波涛旁边,拍了拍他,见他睁开眼就指了指他旁边靠窗的那个座位。江波涛眯着眼没注意看来人,只点点头,侧身让他进去,道:“不好意思,我睡着了,没有看到你。”

“没事。”

见周泽楷进去了,江波涛又坐了回去,靠着座椅眯着眼睛,眼见就又要睡着了。突然想起什么,江波涛又挣扎着睁开眼睛,对坐在旁边的人说:“先生,待会到了西环路口,可以叫醒我吗?”

周泽楷点头应了一声,见江波涛又睡着了,才松了一口气。盯着江波涛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他要下的站,似乎是西环路口的前四个站。

惨了,周泽楷摸了摸鼻子。

这个时候周泽楷感觉肩膀一重,转头一看,江波涛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软软的头发蹭到了他的脖子,痒痒的,和周泽楷心里的感觉一样,不由自主想伸手去碰碰他,完全不想把他推开。周泽楷调整了一下姿势,方便他靠得更舒服一些。

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江波涛的额头,确认他的体温正常了,又放下手呆呆坐着。

车窗外的景物不断变换,车子里很安静,想起今天刚刚见到江波涛的时候的感觉,周泽楷想,这算得上所谓一见钟情了吧。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周泽楷没舍得叫醒江波涛,两个人靠在一起,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说,却让他生出几分现世安好的感觉。直等到到了西环路口,周泽楷才拍了拍江波涛,“醒醒,西环路口到了。”

醒过来的时候,听到这个好听的声音还愣了一会,江波涛心想什么时候公交公司这么有良心了,还给公交车的播音员换了一个这么有水准的,磨磨蹭蹭着把脑袋从别人肩膀上挪开的时候才想起来不对。

江波涛抬头要冲旁边的人道歉,却看到一张帅的让人失神的脸,也是今天让他怦然心动的那个人。然后道歉或者道谢的话到了嘴边又被吃了回去,最后变成了:“哈罗。”

突然,江波涛想起今天那个好看的年轻医生并没有见过自己,并不认识自己,于是又有点局促地干笑,“谢谢你叫我啊。”

“不客气。”周泽楷看着他抿了抿嘴。

“那个……”

“那个……”

两个人同时出声,都愣了一下,和在和对方的对视里突然都笑了起来。

“你要说什么?”江波涛笑着问。

“你该下车了,”周泽楷摸了摸鼻子,耳朵有点红,犹豫了一下,又认真地说,“只输液一天,发烧会反复,明天要记得去医院。”

江波涛惊讶地看他,想起输液室的毯子和热水袋,还有小护士跟他说的“周医生”。

“那你刚刚,要说什么?”这次轮到周泽楷问他。

“不记得了,”江波涛摇头,“不过,现在我有别的想说。”

“哈罗,周医生你好,我叫江波涛。”

“我对你啊,一见钟情了,所以,我可以追求你吗?”

 

司机已经打开了车门,大声询问还有没有人要下车,在司机的催促里江波涛匆匆下了车。

车子重新关上门的时候,周泽楷看到站在站台上的江波涛冲他挥了挥手,笑眯眯的,用口型对他道:

“明天见,周医生。”

周泽楷抿着唇笑起来,回他:“明天见。”

 

第二天的病人比第一天的要少一些,问诊的人不多,吊针的不少,周泽楷照例订了一份外卖做午饭,还多要了一碗瘦肉粥。

当周医生拎着东西路过输液室,又问小护士要了热水袋,再回到诊室,手里便只剩下自己的午饭,瘦肉粥不翼而飞,连同一起不见的还有下楼时拿在手里的厚大衣。

下班的时候方明华照例来“慰问”周泽楷,却见诊室里还有一个青年坐着,一手用棉签压住另一边手背的血管。见他进来,青年就笑着跟他打招呼。方明华也冲他问好。

“小周,待会去我家吃饭吧,我和你嫂子做了火锅。”

周泽楷脱了白大褂,洗了手去穿挂在墙上的深色外套,摇了摇头,“不去。”

方明华:?

“有约了。”

方明华:???

周医生淡定地拿了江波涛的手来看血止住了吗,然后把他拉起来,“约会。”

 

方明华后来跟媳妇儿说的时候,想起昨天他还跟周泽楷促膝长谈、语重心长,结果早就有情况了?

暗搓搓打开微信戳了戳周泽楷。

笑歌自若:老实交代

一枪穿云:?

笑歌自若:在一起多久了?

一枪穿云:一天。

笑歌自若:……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一枪穿云:昨天。

笑歌自若:……

笑歌自若:一见钟情??

一枪穿云:嗯。

一枪穿云:一见钟情。

—— end —— 

评论(9)
热度(233)

© 苏远不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