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喻黄】《最美的风景》

——考试那几天一直下雨然后就脑洞大发了嘿嘿。这算是脑洞之一。题目是那几天练习作文的时候老师给的。写完老师规定的那篇,我就想用来苏苏喻黄了233【够【【滚粗

——喻黄也是真爱的一对。文笔废、剧情废,写不出什么太好的东西。不过一个生活的小日常。给自己甜一下www

——主喻黄,有微微的魏方成分。

——看客请当心,踩雷了的话请右上角红叉QWQ

——最后谢谢观看^_^。

 

no.1

 

       初晨,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守在床边的喻文州。

       黑色的发在初晨橙色的光中镀上了一层金色。光影之中,象牙白色的肤色也染上温暖的味道,柔和得如水。细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美好得如画。

      他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喻文州是黄少天一生中见过最美的风景。

 

no.2

 

      在昨天,黄少天不小心骨折了。事情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今年的训练从明天开始就结束了,这一年里大家都辛苦了。明天开始就是假期了,大家都好好休息吧。”蓝雨俱乐部的会议室里,喻文州对这蓝雨队员柔声道。

       一阵欢呼,表示了解了的众人纷纷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时只剩下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

       “队长队长队长比赛完训练了那么久终于等到假期了不容易啊。队队队长你计划好假期要去干什么了吗?那群家伙跑得真快啊一定都计划好去哪里玩了,太可恶了。告诉你啊队长小卢说假期计划着要去找大眼那的刘小别一起出去旅游啊他说夏天去海边最好了这么热的天去海水里泡着可以避暑还有西瓜吃而且海边风景很美啊。最受不了广州的夏天了简直热得神烦啊……”

       黄少天坐在离喻文州不远的位子上,鼻尖上汗津津的一层薄汗。他兴奋地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像幼稚园分到糖果的小孩子。

       喻文州看到他好看的眼睛里是亮晶晶的一片,宛如细碎的星子,汇聚成一片星河。那黑得发亮的眸子朝他一眨一眨,眼神带着期待。

       “少天”喻文州整理好桌面的材料,抬起头轻笑道,“假期要一起去海边吗?^_^”

 

       正好,确定关系以后没有一起去过哪里旅行。这次海边旅行当度蜜月好了。

 

no.3

 

       于是隔天喻文州就把自己要和恋人出去旅行的事情告诉了父母,顺便还很贴心地帮黄少天和黄妈妈黄爸爸说了一声。

       关系确定之后,两人都是和家里摊了牌的。好在父母们都不是什么思想顽固的人。

       虽然两家父母先前都是劝着自家孩子不要一时冲动,还打起微微持久的冷战。但最后还是有个好结局的,父母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尊重孩子们的选择。

       找个自己爱的人不易,找个自己爱并且还爱着自己的人更是不易。这个年头,就算是异性恋闪婚之后马上又离婚的事是随处可见。报纸、新闻上常有报道夫妻俩为钱财、为房子、为孩子争吵得不可开交。婚外情、小三、二奶这些词更是频频出现在视野里。

       可所谓在一起,不过就是讲究一个两情相悦、相守白头。冷暖喜怒对方都能知晓,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对方都能意会。蓝雨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剑与诅咒,这么多年的默契与肩并肩的战斗。一个眼神、再微小的动作然后是相视一笑、心意了然。再累,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便从心底里感到满足和安心。然后能这么守着一个人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这样不就再好不过了吗。那么就算是同性又如何。

       夕阳黄昏,肩并肩行,相守白头。

       父母们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时眼里闪着光的东西,还有紧扣的十指,愣了一下不再说什么。嗯,同性又怎么样,不过是家里再多一个儿子罢了。况且看着挺顺眼的。

 

       自己父母倒没有什么异议。二老贴心交代了他们要注意安全,旅游回来要他们记得回家看看。最后是祝他们玩的开心。父母笑意的口气是温馨的。喻文州温温地应着。

       而黄妈妈那边,是这样的……

——你们要出去旅游啊,哎挺好的呀要去哪?

——什么!海边!不错不错海边风景挺美的!

——不过大夏天的要注意防暑防晒伤啊,防晒霜之类的可都要带上!对了海边天气变得可快了,天是说变脸就变脸的主,要带上伞。啊还有要记得带上长袖的衣服,早上虽然是热的但晚上海风吹过来还是会凉的。游泳也要注意安全。记得带点什么发烧感冒的药以防万一啊。

——哦哦,坐火车去啊,那要带够钱啊。现在小偷可多了,车上要小心小偷……

       黄妈妈的话匣子一开噼里啪啦的没完没了,拿着电话喻文州听得耐心,时不时回应她些什么。眨眨眼侧过身偏头去看正在收拾东西的黄少天,嘴角勾了起来。

       “好了你,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了,瞎操什么心啊你。”电话那头黄爸爸终于看不下去了,无奈地打断黄妈妈。

       “你……”黄妈妈柳眉一竖想说什么。

       “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喻文州轻笑着应道,“该带的都会带上的,谢谢,妈妈。”

       听着喻文州的话,黄妈妈满脸泪目,头一回有人能耐心听完她的话啊。回头瞪了一眼黄爸爸。这另一个儿子可乖巧可耐心了,比自家老公都有耐心,真是越看越顺眼了啊。

       “哎哎,文州啊,哪里的话,都是一家人嘛,什么谢不谢的。那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玩得开心点,注意安全啊!旅游完你们两个一起回来吧。”

       喻文州低笑起来,道:“好。”

 

no.4

 

       “少天,我到旅行社看看,找找海边的景点和路线,然后去订车票和酒店。在俱乐部等我回来。”喻文州放下电话转过身对着正在挠着脑袋纠结收拾东西的黄少天道。

       “哎,知道了队长。快去快回啊!”说着黄少天又专心地开始对抗手边的东西。

       那只大大的旅行包塞得满满的,看起来差不多快要爆表了可黄少侠似乎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收完。他坐在床上,手里拿着衣服咬着牙把东西一股脑的使劲往包里塞,可死活放不进去。身边还有一些东西凌乱的放在床上。

       卧槽!就不相信堂堂剑圣还治不了这几件衣服了!!

       小孩子脾气上来了的少侠张牙舞爪,对着那旅行包又是咬牙切齿又是用力使劲,大热的天,这么瞎折腾,倒是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已、汗流浃背,还炸毛了,可东西是却始终没放进去。

       喻文州看着他有点好笑,真真就和小孩子一个心性,可是却可爱到了极点。本来这位心脏的还想站在旁边看看他到底会出什么“必杀绝技”来制服那只包,可看着恋人满头大汗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出手相救”了。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旁边,伸手拿过他手里的衣服放到床上,拍拍他的脑袋笑道:“剑圣大人先坐下休息,我来看看这调皮的包。”

       嗯,这包里都有些啥呢?

       喻文州把东西从包里一件件拿出来。零食一类占了多数,糖果薯片饼干面包话梅瓜子……应有尽有,没有一种是重样的。然后有用的没用的衣服也一股脑装了不少。零零散散的还有一些药品、创可贴、雨伞、本子、笔……还有,夜雨声烦和流木的帐号卡也带上了呢。那个是?

       喻文州有些好奇地把包最下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啊,那个啊,那是给妈妈们和爸爸们的礼物!不是说旅游完就去看他们吗!”黄少天坐在床边向喻文州解释道,“不知道该买些什么,感觉买的东西不是太普通就是不合心意。于是每个家长我都送了印有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的马克杯,哦对了,还带了点广州这边的特产。”他有些不太好意思,冲喻文州咧着嘴笑笑,露出一口白牙。坐在床边,两条长腿悬着空不安分地晃着。

       喻文州看着他,耐心地听着,把手上拿着的礼物稳稳放在床上,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缓缓他才道:“他们一定会喜欢的。”一定。

 

       “嗯,少天,其实不用带很多东西的。零食吃多不好,而且想吃路上可以买。”喻文州在从黄少天包里拿出来的零食里选了话梅糖果一类重新装了进去。

       “好吧。”黄少天像只大猫一样趴在喻文州腿上。看着喻文州的动作他感觉心在滴血,苦着脸回答得简洁。

       “衣服的话带上泳裤和换洗的夏季衣服就可以了,外套可以拿上一两件。”喻文州收拾着那些衣服,看到一大堆不对季节的衣服哭笑不得。黄少天绝对是从柜子里胡乱拿的。大热天的,要是穿秋季的毛衫出门真的不会中暑吗。

       细心地把不对时节的衣服分了类拿出来放在一边,再把该拿的衣服一件件叠好,然后整整齐齐地放到包里。细长白皙的手灵巧又优雅,指甲修的平平整整的。

       唔他的队长啊做什么都那么认真。低着头神情专注地折衣服,低眉垂眼,细细的睫毛微颤,柔和的脸上噙着淡笑。抬起头看他时,又是他熟悉的笑容,轻而易举让他的心漏了一拍。

       “少天?”眼前的恋人正盯着自己在发呆,喻文州轻轻地唤了一声。“我把衣服分了时节,你看看还要带上哪件。礼物放在俱乐部吧,回来了再拿。东西实在放不下的可以放到我箱子里去。”

       交代了一番,喻文州看着“滴滴答答”的时钟,准备出门。

       走了两步,他突然停下步子,若有所思地转过身笑得狡黠。他走近恋人,伸手揽过他的腰在凑近他耳垂上轻轻地咬了一口,舌尖舔舐着,温热酥麻的感觉一下子蔓延开来。

       “这是报酬。乖乖等我回来呐。^_^”喻文州放开了黄少天,继而揉揉他的脑袋。

       黄少侠的心里“嘭”的响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心脏估计快要爆表了。耳尖充血得通红,脸也红得发烫,应该快要烧起来了吧。

       怎么能这样!队长你太心脏!动作太犯规!啊啊啊!简直!

       满意地看着黄少天的表情,喻文州走向门口。

       看到窗外有些灰蒙的天,回过神的黄少天喊道:“队长,要下雨了把伞带上吧!”

       “好。看样子雨会下得挺大,少天俱乐部的窗子拜托了。”喻文州回过头道。

 

no.5

 

       蓝雨俱乐部的走廊有一排的落地窗。

       这是魏琛和方世镜还在蓝雨的时候方世镜让换上的。

 

       玩荣耀的大多是宅男。

       就拿魏老大魏队来说,夹拖背心沙滩裤,乱七八糟的头发连梳都懒得梳一下,下巴的胡渣估计有几星期没刮了,叼着根烟云雾缭绕。两个字,“猥琐”。

       可偏偏方副队就是个例外。黑色的发是整整齐齐的,细碎的刘海遮在额前。黑色细边眼镜戴在俊秀的脸上,眼镜后面是一双好看的丹凤,眼角轻挑。方副队就算也穿上黑背心也绝对气质。

       电视媒体采访各战队正副队长的前四个小时,蓝雨俱乐部里绝对会看到方副队长亲自监督着魏队长“沐浴更衣”。

 

       “老魏,再不认真洗洗你自己的脑袋,那我可就动手了。”副队站在浴室的门外,队服里面白色的衬衫微敞,衣领翻得整齐。方副队靠着墙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虚眯着的眼看着手表,嘴上不紧不慢地说着。

       “老方你大爷的!”浴室里花洒“刷刷”的水声,魏琛有些暴躁地回他一句。

       嗯,如此。在外面等魏队很久很久的方副队就瞄到了蓝雨的窗子。

       方副队嫌弃蓝雨俱乐部的窗子很久了。玻璃推窗只能把屋里的那一面擦干净,但是却很难擦到外面。好不容易一趟扫除,可到头来窗子看着还是一样脏。简直脏得不能忍,和魏琛一样。

       于是方副队和俱乐部的老板交了申请书。估摸着老板大概也嫌弃那窗子很久了,手一勾,批了申请书。

       然后蓝雨俱乐部走廊就多了一排的落地窗。

 

       落地窗很意境,但是落地窗很烦。

       就拿现在有点苦恼的黄少天来说,确实落地窗很烦。

 

no.6

 

        在喻文州宣布放假之后俱乐部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果然那群家伙都是计划好了的吧,跑得也太快了!黄少天走在去往大厅的走廊上,看着那些紧闭的房门,有些愤愤。

       外面打起了闪电,银色的长龙就这么轰轰烈烈地破开黑云划过天空,留下余光。

       透过窗子黄少天看到了外面密布的黑云,一层一层,厚重的颜色压得天空快要喘不过气来。

       要下雨了。会是一场很大的雨吧。

       得快点去关窗子了。黄少天心里默叹。他看着长长的走廊一排开着的的落地窗欲哭无泪。那群家伙跑得太快了没人帮忙啊!简直没人性!

       落地窗很有意境但是麻烦。气喘吁吁地费很大的劲才把窗子下面的玻璃窗页关了可还不够,大雨来的时候落地窗最上方雕着复古纹样的气窗才是麻烦的正主。

       落地窗有三米那么高,气窗在最上。每次开关窗都要搬来梯子,踩在梯子上才能够的着。平时晚上下大雨的时候如果偷懒把气窗遗忘了,那很好早上起来就能让你见识什么是“水漫金山”。

       不过过程再艰难,最后也还是得完成任务的。

       黄少天把落地窗的玻璃窗页一一关好,再拉下窗锁锁好,抬头用手背抹抹额上的汗。

       雨前着实闷热的厉害,空气里到处都是黏腻的热意。连同一身的汗流浃背,稠稠的就这么裹在人身上,让人沾染上雨前的烦闷的炎热。

       眼睛瞟到窗外黑得紧的天,扯扯T恤衫的领口转身又急急忙忙地跑向杂物室拿梯子。

       三米多长的梯子也是挺有分量的,黄少天把它拖过来也费了不少力气。把梯子拖到窗前,他站在梯子旁边呼了几口气随后才爬了上去。

       黄少天不恐高但是突然要适应和地面相距了三米,莫名的还是有些心悸。汗水顺着他的脸缓缓滑下,他又抬手抹了抹。黄少天动手把气窗的窗撑拉下,手撑着有些重的气窗慢慢放下,拉下窗锁。然后才从梯子上小心地下来。

       又是一道闪电,紧随而来的“隆隆”声在耳边作响。黄少天赶紧把梯子拖到下一个窗子前,希望能在下雨前把关窗子这个倒霉任务解决,他可不想看到“水漫金山”的壮观景象然后还要他和队长自己收拾。

       一排的窗子,一个个的关上。

       从梯子上跳下来的黄少侠甩甩头,十多个窗子还剩四个是开着的。他把梯子移动了位置又爬了上去。脚踩着梯子,手刚刚碰到气窗的时候窗口外轻轻地送来一阵风,吹得黄少天的眼睛有些发涩,凉凉地袭来,一点东西毫无征兆地落到黄少天的脸上。黄少天愣了一下。窗外的世界狂风大作,卷起沙尘和树上的叶子在暗淡的天空下漫天飞舞。然后是随之而来的是倾盆的大雨。“哗哗”的水声充斥耳间,整个城市仿佛接受着冲刷的洗礼,被笼罩在一层雨幕之下,散发出久旱沐雨的腥味。豆点大的雨砸到窗子上,带着恶狠狠的味道。

       砸到窗上的雨也溅到黄少天的脸上。不再是轻柔的一点而是被大风卷袭进来的一片,有着侵略的气势。黄少天回过神来赶紧手忙脚乱地把窗撑拉下又拉上锁,又急急忙忙地下了梯子想在“水漫金山”之前完成任务。闷雷“隆隆”作响,黄少天踩着梯子一瞬间有几丝心慌。脚步有些乱,抬起头正好是一条银色的长龙带着紫色凌厉的芒破开天空,叫啸着,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片噬人的光,“咔嚓”巨大的声响同时压来。黄少天的步子乱了,一脚上一脚下,下一脚被雷声惊得踩了空,重心偏移身体保持不住平衡,掉下梯子。

       耳旁又是一声巨响,疼痛包围着身体和意识,然后一切逐渐模糊。

 

no.7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喻文州站在旅行社的前台看着墙上的表出神,如以往一样低垂眼眸。一旁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在发愣,礼貌地走上前去询问。“谢谢,我想看看去海边的路线和景点。”喻文州回过神,冲工作人员一笑。

       总归还是在广州——蓝雨总部所在的城市,喻文州出门的时候顺手戴上了一副黑框无镜片的眼镜。到底好看的人怎么样都是养眼的。那位询问喻文州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看起来是从大学毕业不久刚刚工作的年纪,喻文州冲她报以感谢的笑的时候姑娘瞬间脸红了。

       姑娘有些紧张地道:“那,那个,海边的景点很多,地方也不止一两个。参团的话有导游,包吃包住宿,而且有优惠。需要报团吗?”

       “不用了。”喻文州道。

       “不进团的话,您是和女朋友一起去吗?”姑娘眨眨眼睛打趣地问。

       “嗯,和恋人一起去。”喻文州笑得温柔。推了推眼镜,轮廓带着柔和。

       “哦哦。”姑娘有些失望的点点头,但随即有热情地把屏幕转到喻文州那一边,指着屏幕道:“这里是路线。路线有很多条而且景点都是不同的,您可以自己看。车票、宾馆这里都能联系到。”

       “谢谢,我自己看看,你忙你的就好。”喻文州点点头。

       “好,要是有什么需要您可以叫我。”说着姑娘甩甩马尾走了,留下喻文州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黯淡。

 

       二十多分钟后,喻文州终于选定了路线,买了火车票预定了宾馆。收好身份证和车票,他转身准备出门。透过旅行社的玻璃门,他看到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冲刷着大地的雨连绵不断,构起一道雨幕。黑色的天和好似银龙的闪电带着银紫色的芒,耳边是“隆隆”不断的雷。喻文州感到莫名的有些心乱。

       “哇,好大的雨啊!”先前的姑娘忙完了手上的事情走上前来,伸了个懒腰,与喻文州搭话,“可以在这里坐坐等雨小了再走,这里有伞。”她指指玻璃门旁边的伞架。

       点点头,他坐下。“谢谢……”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道闪电呼啸而过,“咔嚓”。

       喻文州听得心惊,心里慌乱的厉害,拿起一边的雨伞推开门。回过头冲这屋里的姑娘道:“谢谢,我有点急事先走了。伞改天来还。”

       然后撑着墨绿色的伞整个人就这么冲进雨里。跑得急,也不顾步子踩到地面溅起的水。衬衫的浅灰色和伞的墨绿色慢慢融进天空的暗淡。

 

       心慌得厉害。只想快点回俱乐部,快点看到黄少天。

 

no.8

 

       冲回俱乐部的时候喻文州整个人已经湿透了。无暇顾及自己的衣服,他急促地喘着气,把伞往一旁扔下,推开蓝与俱乐部的大门。

       俱乐部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冷冷清清的。俱乐部放了假保安自然也已经走了。喻文州站在大厅四处巡视。湿透的衣服裹在身上,水珠顺着身体滴落在地上。屋外雷声没停依旧“隆隆”。

       走廊!

       呼吸还没平息下来他又匆匆跑向连接俱乐部大厅和起居室的走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雷声和脚步声混合在一起他感到越来越心慌。

 

       跑着喻文州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人影躺在地上,一旁是倒下的梯子。

       “少天!”

       喻文州冲过去抱起地上的人。微尖的脸有些苍白,额上全是一颗颗的冷汗,呼吸急促,眉头几乎快要搅在一起了。喻文州感觉整个人快要炸开了,血液在变冷,脑子里“轰轰”地响,根本不能思考。不再只是心里慌乱,他感觉自己抱着黄少天的手都是打抖的。怀里的人似乎很痛苦,闭着眼正处于昏迷。他手足无措,抱着黄少天一瞬间觉得无力,似乎天地正在崩塌。

       深呼吸。不能乱!喻文州现在你不能乱!

       喻文州抱着黄少天的手指绞在一起,骨节发白。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深呼一口气。是的,现在不能乱。

       喻文州看到一旁的梯子,猜到黄少天是踩着梯子关窗子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下来,应该是骨折。三米那么高,掉下来之后还被梯子砸到,不知道会多疼。喻文州心疼地抱着黄少天,轻轻地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不去移动他的腿。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拨了120。简洁地告诉对方病人的情况、地点。

       打完电话喻文州手机随意丢在一边,用还是干着的衣袖擦了擦黄少天额上的汗。“少天,少天。”喻文州唤着,掐着黄少天的人中使力。见黄少天没有回应,更是焦急。

       怎么会这样。他真是太大意了,出门前自己把窗子关上就好了。

       少天……

 

       几十分钟之后,医院里派出的车到达了俱乐部门口。医生同着护士把黄少天抬上救护车。

       黄少天被送进抢救室时,喻文州坐在门外。看不清神情,绞在一起的手指白得泛紫。

 

no.9

 

       朦朦胧胧间黄少天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四周有着消毒水的味道,脑袋涨得发疼。眨眨眼睛他有些疑惑。

       这里是医院吧。

       他记得似乎自己在俱乐部的时候从梯子上摔下来了,然后似乎又昏了过去。

       黄少天用手支起身子,试着坐了起来。窗口外投射进来的是一片温暖的光,属于初晨的温柔,洒在屋子里。不似雨时的暴怒,天空格外明朗。

       转过头,黄少天看到守在床边的喻文州。喻文州坐着一张椅子,脑袋枕着手靠在床上,眉宇间有着几分倦意。

       黑色的发在初晨橙色的光中镀上了一层金色。阳光磨去了他的棱角,在光芒下有着很美的带着光晕的轮廓。光影之中,象牙白色的肤色也染上温暖的味道,柔和得如水。闭着眼,轻轻地呼吸,细细的睫毛随着他微微地颤,像一只黑色的蝶,投下一片阴影,美好得如画。

       黄少天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睡着的他安详而美好。入境如画。如景如画。

 

       黄爸爸是杂志的随刊摄影师,专门负责给杂志提到的景点拍照。黄少天小时候曾和父母去过很多地方。繁华热闹的大城市,万家灯火通明;夜幕降临的摩天大楼,星空璀璨;古老而安静的古城水乡,青石道、灰屋檐,细雨朦胧中一把油纸伞。

       太多让人心醉的美景,却不敌喻文州平静安详的睡颜。

 

       他的队长啊......

       黄少天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过喻文州的脸,又怕惊醒他。

       “嗯。少天?”喻文州张开眼。悬着心的人越疲倦,睡着之后就越容易醒。

       “是我,队长。”黄少天“嘿嘿”一笑,有些讪讪地收回手。

       “终于醒了。太好了。”喻文州松了一口气,笑着伸手揉揉黄少天的脑袋。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又帮黄少天往身后垫了一个枕头。

       喻文州给黄少天倒一杯水,递给他。“你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腿骨折了,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不过医生说没什么大碍。腿上打了石膏,等过阵子好了就能拆了。腿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喻文州柔声道。

       “队长……”黄少天接过水。

       “少天,等你好了我们再去海边旅游,看风景。”喻文州重新坐到椅子上,看着黄少天轻轻地说。“抱歉,我太大意了。”眼里是歉意和心疼。

       “嘿嘿,队长你哪的话!堂堂剑圣我可是很厉害的!哪有你想的那么脆弱!我可是守卫索克萨尔的剑圣!”黄少天朝喻文州眨眨眼,环上他的手,相扣。

       况且,海边再美,也比不上你啊,我的队长。

       喻文州,你是我一生中见过最美的风景。

       喻文州愣了神,转而轻笑开来,回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END——


评论(4)
热度(26)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