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展子回来了。躺在家里面的沙发上觉得好累。类似于发泄一样的负能量的产物发在这里大概不会有人来看,所以就大胆地发了。实在想找个地方倾诉,微博QQ都加了太多人不方便,这里没人认识我,应该就会好一点。

       28号乘车回来的时候想了一些东西很久很久,突然这么说出来觉得有点难受,有点心凉。一直觉得一趟展子下来,睡上一觉起来看到社团里的孩子们都在旁边,气氛安然,就觉得好棒,这次展子不论比赛怎么样过程怎么样都觉得很棒。可是,这次我等等了一年,等了一个学期,怎么会是这样。真的心凉了。

       今年总算能社里的孩子一起去一趟展子了。全员算是。大家一起真的很棒。能一起为一个节目努力真的很棒。我是这么想的,所以为了这个我熬了一个学期等了一个学期期待了一个学期。一年。

       可是等了一个学期为什么是这样的?每一个好像情绪都不对了。不对了。说好的为了社团一起努力呢?为什么成了这种样子,每一个人好像都吃了火药一样往别人身上撒火。为什么?不说三年,明明也是一个学期的等待加上一个假期的准备和努力而来的,为什么到了最后就变的随意了?明明都是最后了,明明亲爱的你是社长,你是社团的中心。随意的好像与你无关一样把最后的走位排练放下,然后出去看电影。心凉。

       叶子那天晚上很着急因为她是幕布,她没有练过走位。所以着急。因为她重视节目重视社团的心血所以她着急。我坐在电脑前面开始还觉得莫名,摸摸鼻子觉得需要这么着急吗?不就是一次表演吗。然后想着就被自己吓到了。什么时候我也变得这么随意?回头想想,原来我也曾经像叶子那样着急,因为作为社长的她很随意。她随意所以我需要着急。我觉得不公平,既然你是社长,你都随意了为什么我要做那个着急的人。然后我就染上了她的随意,变得无所谓。多少次了。她的随意。让人感到心凉。亲爱的你是社长,你是中心社团的中心啊,为什么面对这个能如此随意面对?突然觉得真的好难过。

       这一年的展子逛得让人觉得好累。不像是一起出来玩的,像是任务。什么时候去夏典就成了任务?只要去了就是完成了任务。一切都变味了啊。

       节目的前一晚随意,节目前几分钟开始紧张,开始觉得谁都不对头,开始说别人这里不对那里不对。多少次了。那天我基本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怕,我怕我做和事佬做不好多说一句,这个不开心那个不高兴,然后,然后呢?然后大家把手上的东西扔了,带着不快地笑着说,再见,老子不干了。再然后,作为副社长我是不是要把东西收拾好,清点物品,去找举办方说节目取消。最后回去?

       真是心凉啊。最后节目完了,从心慌到心凉,最后是心累。

       她说三年后再见。又是三年,又是等待。

       等了一年一个学期,怎么就这样了。心凉不甘心。说什么三年后见,我原来还以为这一次就算比赛怎么样,到底大家能聚在一起能一起逛展子就很好了,结果怎么成了这样。每一个人似乎都不开心。以为这一次结束之后能笑着期待着说,三年后见。结果现在成了不甘心的遗憾,再等三年又是什么样子?

       闭关三年的高中然后就壮大社团原来是这么想的。结果发现我们真正掏心掏肺的时候却不被信任。那我们这么掏心掏肺算什么?这次的展子不说比赛,一起去结果是闹得所有人都不舒服。不说这次是三年心血,也是大家认真准备的结果她还是随意的。每次都是这样。

       等等,等等,再等等。等得太久了,等的你随意了,等的我们心凉了,也累了。

       这次之后回去大家都是高中了,然后你又让大家再等三年。

       等三年其实我们不觉得怎么样,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们也乐意我们也愿意。可是那种不被信任的感觉,真的让人心凉。

       说招新认为我们会篡权,说招新妆娘认为我们会不等她,说实在这么久朋友我们知道她也许疑心重会想多,可是都不知道我们是不被信任的。我们能理解你可能比我们更成熟,所以想的比我们更多。能理解你疑心重缺乏安全感,所以你怕我们不等你丢下你。但是有点过了啊。不被信任是我觉得最无力的。有点时候和她说话很无力。我们说每一句话都会顾及她,会想这么说她会不会介意会不会想多。每次聊天打出一段话,突然发现可能语气她不喜欢我就要想怎么说她会舒服点。可能她怕我们会丢下她,但是对于社团对于她真的我们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啊。

       我不懂她是怎么想我的,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感觉真的有点伤。醉了醉了,哪里都不对了。

       那天听柚子说“家人”,我们是家人,社里的人=家人。家人不是等于信任等于亲切吗。

评论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