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七夕贺文】【叶笑】《礼物》

——艾玛终于写完了QWQ【泪目【心累不爱了嘤嘤嘤

——CP是叶笑。叶修×君莫笑。【七夕当天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所以想试试做七夕的贺文啥的】 “我对啊笑的感情你们不懂”戳到萌点!

——内含喻黄、魏方233~

——拖延症是病,得治QWQ【七夕已过,看官们凑合着看吧

——文笔有限,剧情甚烦。悠着点。种种不适应请右上角谢谢

——最后是观看愉快。【【PS:好累没看错字。欢迎纠正!!^_^~

——晚到的【七夕快乐!】



       电脑桌前叶修习惯性地叼着烟一片烟雾缭绕中控制着屏幕上的人物,键盘被按得“噼里啪啦”的响。控制着君莫笑挑死最后一只碍事的小怪之后他拿下嘴里快燃到头的烟,在烟灰缸里抖了抖,站起来扭了扭脖子,抬起头发现半开的门外面意外的热闹。

       顺手给自己重新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摇摇晃晃地凑出去看。开了门就看到陈大老板叉着腰站在网吧大厅里神气十足。兴欣网吧里一片忙碌,在陈果的指挥下这边的人搬东西,那边的人移东西,几个小妹子拿着扫把、擦布做着大扫除。

       叶修靠在二楼的栏杆上往下看,边在口袋里翻找火机边冲着楼下的陈老板懒洋洋地笑道:“老板你今天是要搬家吗?”

       “叶修?”神气的陈老板看到是叶修,转身对着扫地的小妹子交代了几句就上了楼。“你别说你不知道明天什么日子。”

       “日子,我记得不是春节,也不是清明。”面前懒洋洋的人冲陈果摊了摊手,摸来摸去终于在衣兜里摸到了火机,拿出火机“啪”地按下,蓝色混着橙光的火苗就冒了出来。

       “七夕啦七夕!”陈果一阵无语。

       作为网吧的老板,考虑着明天是七夕来着,打算在今天把网吧的卫生里里外外清理一遍。明天给网吧里的人都放个假,顺便打算拉着唐柔上街买东西,加点料子给战队的队员们整桌丰盛的菜。七夕嘛,虽然没有说一定要吃啥团圆饭,不过好得是个传统节日。

       回过神来,陈果抬眼就看到叶修正准备点烟的动作,一把抢下他的烟,愤愤道:“不许抽烟!刚擦干净的地板待会全是你的烟灰!闲得无聊就去帮忙。”

       “压榨啊。”顶风作案是不敢了,凶神恶煞的陈老板惹不起,把半包烟连着打火机塞回衣兜,晃了晃准备晃回电脑前。

       “说起来荣耀七夕应该有七夕任务啊,你怎么连七夕什么时候都不知道?”陈果记得去年七夕人物似乎是凑字游戏。在每个区域都有七夕小怪,打败这些怪从他们的掉落里找到“七夕快乐”这几个字。集齐这四个字就算完成任务。陈果扯了扯嘴角,什么无聊任务。不过得到的奖品倒是有点吸引人。

       “任务从零点开始公布,没注意看。”叶修悠悠坐回电脑面前,扯着调子回答她。

       “七夕有什么安排?”陈果数着战队的人头数,该约会的约会去了,剩下的似乎也不少。回头看叶修,“看你这样子七夕打算和荣耀一起过了吧。”

       “也不是不可以。”叶修耸耸肩,眼角瞄到正在用银伞斩杀小怪挂着机的君莫笑,小小的人物挥动衣袂间说不出的顺眼,扯着嘴角笑了笑,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弹出了一支烟咬在嘴里,“我不抽,就闻闻。”

       “懒得管你。”陈老板表示鄙视,挥挥手走了。

 

       七夕。嗯,和荣耀一起过也差不多。

       鼠标点了一下,君莫笑停下动作。银发随之摆动,撑着把银伞咬着狗尾草似笑非笑地站在原地。没有了平时风骚的走位,这么站着的君莫笑有着意气风发的帅气。叶修表示挺赏心悦目的。

       和啊笑一起过七夕感觉也不差嘛。

       叶修摇摇头有点好笑。

 

       零点过了七夕任务就准时放了出来。从限时BOSS手里面抢回织女,再把织女送到规定的地方,让织女见到牛郎就算完成任务。任务完成系统就会提示获得奖品。任务可重复完成,主要看你有没有碰上任务BOSS的运气。老套的任务,经验不算多。叶修点了点奖品,吸引力不算大。突然看到一个银色的挂坠眼前一亮。

 

       七夕中午魏琛顶着一头乱毛从房间走出来时就看到叶修坐在电脑面前,“噼里啪啦”地杀着怪,不免好奇地凑过去:“哟做七夕任务呢,什么奖品让你这个心脏这么上心?”

       叶修没有回头,朝屏幕呶呶嘴。

       “我瞧瞧。”说着魏琛点开一台电脑,“奖品也没啥好东西,经验也少得可怜,我说,你在打什么算盘?”花花花绿绿的奖品里魏琛死活没看出能让叶修动心的东西。

       “那个。”叶修好心给魏琛指了指,顺着叶修的手指魏琛看到了一个银色的挂坠。荣耀的做工一直不错,银色的挂坠泛着光泽,花纹有些复古。

       魏琛一脸怀疑的看了看挂坠的附加,又看了看叶修,忍不住道:“这东西功能简直废物,就是好看点,适合小女生。有内情,叶心脏你动机不轨啊!”

       叶修哼哼两声:“搭把手?”

       “好啊,下次死亡之手的材料拜托了啊!”魏琛拉着椅子坐下,“不过说实话,送谁的?苏家妹子,陈老板,媳妇?”

       “给自己的。”

       “......操,自恋狂”

       看到魏琛以“你有病吧”的眼神看着自己,叶修补充道:“觉得啊笑带着挺好看的。”

       “卧槽真把荣耀当老婆了!怪不得七夕一个人!”

       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对啊笑的感情你们不懂”,抖了抖烟灰下一句话堵住魏琛:“老魏啊,世镜没找你一起过七夕?”

        “……我操,你管太宽了啊。”闷了几秒魏琛暴了句粗口,“总之老子可不陪你过七夕。”然后朝叶修竖起中指一脸的鄙夷。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耸耸肩继续倒腾电脑。

 

       荣耀的QQ群从早上就闪个不停,直到傍晚依旧不停的闪动。重新点了一支烟的叶修手一动戳开群消息,QQ群弹出显示屏,里面的消息真让人想戴上墨镜拿出火把点火。

       夜雨声烦:七夕和队长一起回家吃饭了哈哈哈哈!队长的爸爸妈妈也来了!老妈老爸说要做很多很多好吃的!有团圆饭吃你们嫉妒吗嫉妒吗!不服来战来战来战来战来战!!!【图片】【图片】【图片】

       下面还放了图。一张是一桌子丰盛的菜,另一张是黄爸爸、黄妈妈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嗯?那个切菜的好像是喻队长呢。最后一张是两只手,手上无纹的戒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一只手上沾着水像是切好菜之后洗菜留下的水痕。

       黄少天之后无数人表示需要墨镜,不少人表达了秀死快,烧烧烧的意愿。

       “啧真该烧。”叶修吐出一口烟关掉消息群。

       “那总比你没得烧的好。”魏琛摸着下巴笑,“苏妹子呢?她也嫌弃你了?”

       “云秀特地飞过来,她陪着去看电影了。”

       “孤家寡人啊,啧啧。”

 

       晚饭点的时候魏琛草草换了衣服出门,留下叶修一个人继续七夕任务。临走还不忘嚎上一句“银武材料啊”。

       叶修运气有点差,大半天碰上了十多只限时的七夕BOSS,但奖品包始终没开到银色挂坠那一个。揉揉眉心准备继续开工时抬头发现有个妹子在世界频道嚷出售,从七夕礼包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出售。

       叶修笑了。哦,这运气似乎也不是那么差嘛。

 

       妹子本来想宰个好价钱,一看来人是叶大神,眼睛亮了,既然是大神那价钱什么的都好说,倒是死活白赖地求得了叶修口头答应的苏沐橙和自己的签名。

       从妹子手里买下挂坠后就给君莫笑换上。和魏琛说的一样,攻击、命中、防御啥都没加,纯属是好看。不过好看就行。银色的挂坠和君莫笑的形象以外的相配,银发的人物站在原地,挂坠“叮叮”的响。视线看着的方向是屏幕外,嘴角似乎勾起一笑,带着邪魅的漂亮。

       叶修总觉得他在看自己。错觉错觉。电脑看多了该休息了。

       叶修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楼下陈果已经开始嚷着开饭。盯着君莫笑看了一会,把烟头往嘴里一咬乐了,对着屏幕笑道;“啊笑,七夕礼物啊这个!七夕快乐!”

       然后起身也懒得抽卡,晃着往楼下走。

 

       眼睛弯完成月牙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没有了心脏的大神操控的君莫笑少了流氓气质,笑起来意外的好看,意气风发的帅。看到叶修离开电脑,君莫笑撑着银伞移动了一步,脖子上的挂坠摇晃着在月色中泛着好看的光泽,发出“叮叮”的声音。

 

       七夕的团圆饭陈果绝对是很用心的,五素四荤,还有一锅汤在冒着热气散发香味。留下过七夕的是陈果、唐柔、叶修、包荣兴、罗辑和莫凡还有一些蹭饭的员工。魏琛、方锐和乔一帆的去向明显得懒得讨论。

       大伙热闹地开了几瓶酒,玻璃杯子里倒了酒印出各自的面孔。

       一开始是一人一杯喝酒聊天、谈天说地,后来酒精的量足了,就成了互相灌酒、不醉不休。几个小员工酒劲上来大了胆,横了心想折腾叶修那一杯倒的酒量,拼命灌酒。叶修拿着酒杯看着一声声“叶哥”喊得意外真诚的脸,有点无奈。

       包子豪迈地把递给叶修的酒一杯杯的往肚子里灌,边喝边说:“老大我保护你!老大不能喝的酒被我包子承包了!”

       众人一看包子是酒就喝的豪迈劲纷纷转移炮火围攻他。任包子酒量再好也无济于事,神仙也架不住车轮战的轮轮围攻,很快包子倒下。罗辑一脸担心地把他运送到沙发上,边说他蠢边给他去倒水。大家伙看着放倒了主力包子,又嚷着朝着叶修进攻。

       陈果看着好笑,由他们闹腾地过了一个晚上。

       过节嘛,随着大家的意喝杯酒也不为过。嗯所以最终叶修还是被灌了酒,但比起包子已经好了不少。两杯下肚老命就已经差不多了,第三杯上来,只喝了一半就落跑了。到底不能真的死命灌,也就由着叶修摇晃着上楼了。

 

       一杯倒还好不是真的一杯就倒,叶修两杯半的酒喝下去没倒,还能自己摇摇晃晃的回到房间里,不过脑子已经什么都不能思考了,涨得发疼,回到房间就趴到床上。一闭上眼就沉沉地睡了过去。所以说酒精这个东西啊不能轻易碰。

 

       叶修走的时候没有抽卡也没关游戏,电脑显示屏上还是荣耀的场景。设了屏保的电脑此时屏幕一片漆黑。君莫笑没有了叶修的控制,坐在树枝上擦拭着银色的伞。

       喝了酒回来的叶修手不小心碰到了鼠标,鼠标移动屏幕重新亮了起来。君莫笑看到叶修“大”字型地趴在床上睡得很沉,停下手里的动作不觉一笑。

 

       墙上的钟“滴滴答答”的走。窗外袭进一阵风,风越发大了起来,月色斑驳间迷了人的眼。眨眼间巨大的银伞出现在视线里,房间里银色的挂坠和银发泛着光,衣衫摩擦发出“窸窣”的声响混着挂坠的“叮叮”声。叼着狗尾草的银发青年身影恍惚,嘴边尽是笑意。

       长靴踩在地面上,君莫笑看着眼前的叶修收了伞。

       喝了酒的叶修睡得不太老实,酒精的作用下脑子涨疼,整个人翻来覆去似乎睡得不太舒服。

       君莫笑把银伞放到床边,放轻了步子走过去。坐在床边有点好笑地看着眼前的【操控者】的糟糕睡相,顺手帮他把衣服拉好,再把旁边的空调被拿来盖上。八月份的早晨炎热,晚上下过雨后就不同于常,风里顺着丝丝凉。

       看着皱着眉睡觉的叶修,君莫笑站起来走出房间,再回来时他手里多了一条湿了水的毛巾。他重新坐到叶修床边拿着毛巾给他擦脸。

       湿润的凉意似乎能缓解酒精带来的头疼,没有那么不舒服了,熟睡中的叶修胡乱哼哼了几声,无知觉的朝君莫笑手边凑近。君莫笑一时失笑,凑得有些近,空气中都是叶修身上的酒味。

       君莫笑看着叶修,勾着唇角笑,躺到叶修身边环住他,然后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理着他的乱发。

 

       夏季的天亮的很早,五点多的天色亮了一大块。晨风中君莫笑睁开眼睛起身坐起来,动作轻巧没有吵醒叶修。晨光给他镀上一层毛茸茸的金边,好看又温暖。他站起来在屋子里找到了纸和笔。纸张和笔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写上字的纸张留在桌面上怕被风吹跑,君莫笑顺手拿起摆在电脑边的【君莫笑】陶瓷玩偶压在上面。叼着狗尾草笑的邪魅的玩偶和他如出一辙。君莫笑想起来似乎是叶修的小粉丝送的。

       君莫笑重新拿起放在床边的银伞,突然想起什么又折回床边。眨眨眼睛俯下身,伸手帮叶修理了理头发,手指拂过他的脸,嘴唇覆上嘴唇,舌头舔舔他的唇角。银色的挂坠“叮叮”的响。

 

——嘿,谢谢你的七夕礼物,我很喜欢。那么,也祝你七夕愉快哟!

——回礼你已经收下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别想耍赖。

 

       站起来打开银伞,银色混着晨光,反射出好看的颜色,一片耀眼有温暖的的光芒中银伞、银色的挂坠同着银发的青年一起消失。

       “再会。”

 

       叶修是中午一点多醒过来的。坐起身挠挠脑袋,周围弥漫着淡淡的酒味。脑袋依旧有点疼,按着眉心走进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走出来,叶修发现桌上有张纸条,君莫笑的陶瓷玩偶压在上面。

拿起来瞄了一眼就愣了,想起睡梦中湿润的凉意和触觉,扯着嘴角笑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

 

       魏琛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叶修一边拿着纸条一边咬着烟笑,吓了一跳。听说昨天他被灌酒灌得挺壮烈的连忙摸了摸叶修脑门。“咋了,啥事这么邪乎?”

       “好事好事。”叶修笑着拍掉魏琛的手。

       好事好事,确实是好事。不是吗。

       七夕快乐。

评论(2)
热度(23)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