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中秋贺文】【魏方】《月饼的食用方法》

——首先这个真的是中秋贺文,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发出来而且没写完。我我我,我是拖延症患者,拖延症是病,得治QAQ

——虽然萌了魏方【魏琛×方世镜】很久,但是这是第一次写魏方。各种不对请见谅么么哒!

——然后我真的是想炖一篇肉,真的真的真的,我是认真的!!QAQ

——只是肉渣渣【默

——最后观看愉快^  ^。

——补一句,其实写这个也不全是为了写肉了,所以也没多少。【我...

——以及在家长面前写这个调最小字号码字的人...请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有肉有雷。接受不了赶紧关qwq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哎哟一个多月了都这文....】

【试了一下图片被屏蔽了我也是满心塞的】


       6号的中午,魏琛坐在去往广州的车上,靠着椅子的靠背翘着二郎腿一脸悠然自得地往窗子外面看。

 

       快巴准备发动前检票处和发车处人来人往。人很多声音也很多,有点乱却不嘈杂。

       几个看起来似乎是在外打工的同乡人一起回乡,大包小包的带上车;几对小情侣卿卿我我,你侬我侬地贴在一起咬耳朵;两三对夫妇坐在一起,把自己的孩子揽在怀里,一家三口欢声笑语。周围的人都被中秋佳节前夕的气氛浸染。

       发车前的几分钟,人都坐的差不多齐了。魏琛瞄到了单独坐在最后的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一个人自己坐着,目不转睛地看手机,偶尔从手机世界里出来,往手边的窗口外望望。

       大概是单身狗啊。

       魏琛扫了一眼那个后座的男人,悠哉悠哉地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咬在嘴里。

       中秋团圆佳节,一个人真是可怜啊。继续摸着火机的时候,他也不忘记“怜悯”那个大概是单身汉的人一下。

 

 

       坐在满人的快巴上,魏琛的心情意外的好,所以被一对只顾着说话的小情侣踩了一脚也没发作,只是抖抖脚继续睡。至于魏老大为什么心情如此的好,你问我啊。

       首先魏老大正坐在去往广州的车上,广州有谁?当然是方副队了。见到媳妇能不高兴?

       其次呢。

       魏琛依旧摸索着火机,他记得陈果缴了他两个火机之后,他就学聪明了,很机智地选择把火机藏进衣兜深处。

       他听到周围的人聊天的话题变成了放假的天数,有人抱怨不科学。中秋是9月8号,放的却是6、7、8号,9号上班,这个中秋还能不能好好过了。异乡人根本就来不及在家里吃个团圆饭、看看月亮再走。

       确实不科学啊,怎么想怎么坑爹。魏琛摸摸下巴,新长的胡渣有点刺手。不过这个和他似乎没有太大关系嘛。

       魏琛突然想起早上训练的时候他暗搓搓地去找陈果请假,纠结着组织语言的时候,被叶修和方锐斜着眼睛嘲讽了很久,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样子让魏琛很想捏死他们。

       陈果看了看日历想起国家规定的放假时间是6、7、8号。这假放得也忒不人性。陈大老板皱了皱细眉表示十分嫌弃,然后大手豪迈地一挥,十分爽快地决定给他们5天假期。

       魏琛十分狗腿地说老板娘英明,然后就被叶修带领人“扔”出来了。

       叶修掐着烟悠悠地说:“老魏别在这边冒粉红泡泡了,秀恩爱分得快啊。世镜等很久了吧。快走快走,哥墨镜不多了。”

 

       于是魏琛草草收了几件换洗衣服坐上了这趟中午的快巴。虽然开心假期,但是依旧鄙视叶修。

 

 

       哎哟出师不利啊。

       魏琛摸到了衣兜深处的一个洞,一阵抽搐。火机和钱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掉出去了,车票和手机比较大的物件还卡在漏洞的地方。

       看这架势烟是没得抽了。魏琛自认倒霉。摸到手机眼前突然一亮。给媳妇发个短信好了,以免媳妇不知道自己要过去,大晚上被关在门外面怎么想都有点凄惨。

       他摸出手机摁着手机键向方世镜发了一条短信,然后抱着手机等回信。

       几分钟过后手机响起来,是方世镜的短信。

——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魏琛看着时间想了想回了短信。不久方世镜就回了他。

——车站见。

       收到方世镜的回信魏琛心花怒放地抱着手机在座位上悠了一圈,无视掉周围望过来的惊异的目光,把手机揣进衣兜里,然后重新靠回座椅上安稳地睡觉。

 

 

       经过了几次转车才到了广州,到达的时候差不多已近是深夜了。魏琛从带着空调的车上刚下来的时候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九月广州府的夜里浸着凉,冷冷清清的一瞬间贴上皮肤。摸了摸手臂,他从车里把包拿下来就走进车站里。

       在车站有些昏暗的鹅黄色的灯光下面魏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来人往里的方世镜。

       细碎的发长到鼻梁,一袭深黑的西装革履。他站得很直,在茫茫的人群里很显眼。西装外衣故意夸张的收腰拉长了腰线,方世镜整个人显得很挺拔又有些清瘦。

       魏琛没有着急地走过去,拎着包慢慢地打量方世镜。他发现车站大厅里不少姑娘都在看自家的媳妇。

       方世镜还没有退役的时候,他带着银铠凛凛、黑发翩然的骑士角色在荣耀的舞台上战斗,总会有很多热情的女粉丝尖叫着喊着“求嫁”什么的。本来人就漂亮,荣耀也打得不错。

       魏琛笑了,不过到最后这人到底还是被自己拐走了。

 

       方世镜站在大厅门口,还没有看到魏琛,站的有点累他靠在一面墙上,低头看手机。垂着眼,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就藏在眼镜后面,黑的仿佛要研出墨来。魏琛最喜欢方世镜的眼睛。

       嗬,我媳妇真漂亮。

       方世镜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朝自己走过来的魏琛,呼出一口气,向他招了招手走过去。

       “终于到了,哎哟,果然人老不中用了。”魏琛咬着没点的烟笑了。

       方世镜接过他手里的包,勾了勾嘴角,“累了?也是,十多个小时的车。吃了吗?”

       “还没,车上不提供泡面。”魏琛略微遗憾地摊手。方世镜突然想到这样子的快巴上不会贩卖东西。魏琛那个性子来他这里肯收拾几件衣服的行李已经不容易,又怎么可能再想着带吃的。一路转车也来不及再买。饿了十多个小时了吧。方世镜摇了摇头准备把魏琛带回家喂食。

       “咦,老方这啥?”魏琛探了探脑袋才看清楚方世镜手上是一件外套,接过自己的包的时候他也递了过来。

       “给你带的。广州的晚上凉,穿上。”

       魏琛接了过去:“不是我说,这个还没有烧支烟来得效果好!”说着又“嘿嘿”地笑起来,努努嘴上的烟道,“老方,火机带了吗?”

       方世镜几分无奈地白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火机凑过去帮他点上。离得近了些,闻到了魏琛身上的烟草味。烟燃了起来,白色的雾让魏琛的脸有些朦胧。方世镜侧着头看了魏琛很久,直到魏琛慢吞吞地穿好外套后伸出手在自己眼前晃的时候才回过神。

       “怎么了?”魏琛弹了弹烟灰。

       “没有。回家吧。”方世镜笑笑摇头,拉着魏琛往外走。

 

 

       “刚下班?”魏老大乐滋滋地让方副队拉着,看到他一袭正装不免好奇。

       “嗯,公司还有事。估计8号还要加班。”方世镜皱着眉。

       “啧这公司真坑。”魏琛终于理解到车上那些人的痛了。

       方世镜点头,确实坑,毕竟魏琛好不容易来一次。但他也没办法。转身抽走魏琛嘴里的烟,就着他咬的地方吸了一口,然后在走道垃圾桶上的沙子里摁灭,扔进去。

       “回去吧。”

 

       7号中午吃过午饭,魏琛百般无聊地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地板上。他现在有点纠结。

       平时吧定居杭州打荣耀的时候老说想媳妇,现在和媳妇一起了,又发现似乎没什么事可做了。

       一起打荣耀?唔还是算了。出门逛街?似乎也说不过去吧,画风不对,两个宅男属性的人。但是两个人一起闲在家里总要找点事做吧。做那什么,呸,也不能总做那事吧!纵欲过度作死呢。

       魏琛郁闷地合上电脑抬头看方世镜。

       木质的地板上的纹路一直延伸到他那边。最近天气很好,衣服干得很快,方世镜坐在柜子前叠衣服。穿着浅色的棉衬衫,脖子上隐约看到点点红痕。

       “我说,世镜。”魏琛往地板上一躺,似乎想起什么又重新坐起来。

       “怎么?”

       “你会做月饼吧,我记得你在蓝雨的时候做过。”

       “嗯?”方世镜疑惑。

       “今年我们也自己做月饼吧,总之闲着也是无聊!”

       方世镜叠完了衣服伸手把它放到柜子里,抬手的时候衬衣露出一节腰。他听出魏琛语气里的兴奋,想了想点头:“好啊。”确实要找点事情做才好了,“待会出去买材料吧,今晚就能做好。”

       魏琛含糊地应,坐到他身边莫名地用手圈住他的腰,比划了一下。

       方世镜无奈地拍掉他的手“多做些,给你们战队的人带点,然后我再给那群孩子们送点。”

 

       下午的时候方世镜就拉着魏琛出门。

       逛了许久的杂货市场和商店才把材料买好。魏琛帮着方世镜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站在一边看他选面粉。半蹲弯着腰,棉布衬衫是去年买的,有点短,露出腰上白皙的肤色。魏琛咬着烟眯着眼打量他,目光测量着他的腰围。

       瘦了,昨晚还没有注意,以为只是衣服收腰夸张,结果人真瘦了一圈。象牙白的肤色明晃晃的在眼前,让人有些心痒。

 

 

       回到家是傍晚,两个人收拾了厨房摆出材料。

       方世镜挽起袖子和面的时候把魏琛扔到一边洗模具。虽然为老大表示想get新技能,一脸跃跃欲试,但方副队还是担心他炸了厨房。

       和了一会面,听到洗手池的水声停了。方世镜转头看到魏琛洗完了模具,站在水池边上懒懒地看他。

       “试试?”他想了想朝魏琛眨眨眼。

       “好啊。”魏琛兴奋地搓搓手笑嘻嘻地过去。

       方世镜给魏琛让了一个位置,手把手地教了他一些技巧,又伸手往面团上撒了一点面粉,然后站到一边。

       魏琛有些局促地拿起面团,双手揉面的时候不知往哪里使劲,有几分手足无措的味道,亲身实践让他把方世镜刚刚告诉他的技巧忘光了。像只动作笨拙的大熊,用力不均面粘糊糊的糊了他一手,想学着方世镜刚刚的样子把面团翻过一面来揉,却粘得更厉害。

       盆里的面“一塌糊涂”。

       做吃的果然也是需要天赋的啊。魏琛叹了一口气,颇为无语,纠结地举着戴着“白手套”的两手在方世镜眼前晃。

       方世镜好笑地看着魏琛有点可怜又有点蠢兮兮的表情,过去帮他把“手套”脱下,转手把他推离厨房,让他去拆月饼馅料的包装,自己又去重新和面。

       馅料是现成的。魏琛把豆蓉馅倒进碗里,加了温水放到火上,用勺子搅拌。馅料在搅拌下慢慢从块状化开,绵绵软软的发出甜甜的味道。

       回头看了一眼方世镜,偷偷伸出手指沾了豆蓉来尝。皱了皱眉然后又拆开芝麻馅和枣蓉馅的包装,火上搅拌之后分别尝了尝,“老方啊,这个也太甜了吧!”

       “会吗?”方世镜停下手转过去,两手都沾着面粉,他探过身去就着魏琛的手尝了尝馅料。含住他的指尖,猩红色的舌舔食着指尖沾着的馅料,温温润润的感觉就这么覆了上来。

       “不是很甜。”方世镜舔了舔嘴角。

       下巴突然被手固定住,魏琛吻了上来,方世镜愣了一下,没有拒绝,闭上眼睛认真地和他接吻。

       舌头挑开对方的嘴唇,滑进口腔里,互相交换唾液。明明先前馅料的甜味适中,可现在方世镜却突然觉得那股甜味浓郁起来,快要把他的味觉吞没。魏琛挑逗地舔过他的上颚,掠过牙尖,勾着他的舌交缠。方世镜被吻得气息不稳,溢出几声轻微的呜咽。

       魏琛放开她,转而又俯身去舔了舔他的唇,笑起来:“嗯,这次味道不错!“

       方世镜撑着桌面喘气,唇是红的,泛着水色的光,眼底也透着红。他看了一眼魏琛,说:“别闹。”却有了几分娇嗔的味道。

       魏琛只是“嘿嘿“地笑,点着头同他认错,说不闹,不闹。

 

       方世镜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后瞪了一眼魏琛。魏老大满脸无辜地回望过去。

       到底这月饼还是要做的吧。

       方世镜把毛刷递给他。想想揉面都能糊上一手的人做月饼似乎也做不来吧。方世镜想了一下,决定让魏琛做个不那么考验技术的活——给月饼刷蛋液,顺路给烤盘刷上桂花油。

       桂花油是特地为了做月饼买的。一些老一辈的人烤月饼的时候就刷在盘子上,烤出来的月饼会更香。

       动动刷子的事,应该可以驾驭吧。

       魏琛看着递过来的桂花油,愣了一下,然后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方世镜把面分成小团,放在手心压开,用勺子一一把馅料包进面团里。包好后放到模具里压出月饼的形状,小心地取出来就是带着精致花纹的月饼。

       方世镜空出手来,指导魏琛给月饼刷蛋液。


        差不多做了三个烤盘的月饼,面粉和馅料也差不多空了。洗了手把盘子放进烤箱里,调整位置关上烤箱,定好时间和火候。听到“叮”的运作声,方世镜呼出一口气。腰突然就被搂住,魏琛贴着他的背靠了上来,在他耳边吹气:“你说,什么时候能吃啊?”

       “估计烤好要等些时间,等不烫了才能吃。”方世镜扶了扶眼镜。

       “食物不是要趁热食用吗?”

?!

       方世镜还没有完全反应就已经被魏琛压在桌子上,一桌子的材料没有收拾,面粉撒的到处都是,掀起一片白雾。

       “老魏!”

       “那我开吃咯。”

       厨房play吗?


_(:зゝ∠)_ 外链戳我?【未成年安安静静看删节版本吧qwq】


       早上起来的时候魏琛确实感到了心塞。方世镜已经去上班了,旁边的空位带着他的味道。

 

       下午方世镜把工作资料交接之后,从街上买了熟菜和虾饺回来。钥匙转了一圈开了门走进去的时候,方世镜看到客厅里烟雾缭绕,桌上的烟灰缸里几个烧尽的烟头。魏琛抱着他的笔记本电脑靠在沙发腿上,手里夹着一支烟。穿着黑色的圆领T恤,活像只圆滚滚的动物。

       方世镜有些好笑,在桌上放了菜,打开窗子通风。屋子里的烟散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回身在魏琛身后坐下伸手从身后抱住他。

       电脑里开着荣耀,方世镜看了一眼,魏琛正在操控着术士杀怪练级。

       被方世镜抱住,魏琛停下对术士先生的操控,把烟咬在嘴里回头看了一眼方世镜,幽幽怨怨地说:“伐开森。”

       方世镜被他的眼神看得笑起来,把他搂得更紧,道:“那要抱抱吗?”他把下巴抵在魏琛肩上,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混着自己的沐浴露味。凑上去在魏琛的脖子上细细地又轻轻地咬了一口。

       “别玩火啊。”魏琛觉得有点痒,扭了扭脖子。

       “我说,老方,辞职吧。和我回杭州,我养你!”

       “老夫身价可高了,养你不是问题!”

       方世镜眯着眼睛笑,轻轻地在他耳边说:“好啊。”

 

 

       然后?你问然后?

       然后魏老大当然回杭州去了。

       再然后方副队没有跟着去。

       方副队说啊,等你退役了,我养你啊。

       咦,哪里不对……


———— END ————


评论(14)
热度(32)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