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周江】《醋意正浓》

——配上BGM《福寿草》会不会更好▽,写的时候是听着这个的。活跃的调子,轻轻的。小葵男神唱的www ❀  

——本来写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心情、周江的感觉都是那种轻轻又活跃的感觉www

——其实这是小周小江的生贺,住校生常年错过伤不起!

——明天捉虫!qwq

——渣文笔真的太要命了Q  Q。

情侣之间偶尔吃吃醋点点火这都是情趣。hhh

——最后观看愉快^  ^。

——顺带新年快乐=w=【【欢迎捉虫!眼睛看不过来啦!qwq


 

       “喂。”杜明趴在桌子上,一脸纠结。 

       “我说啊……”方明华用手撑着下巴坐在桌子前,高深莫测,若有所思。

       “队长,这……这……这真不是你儿子吗?”孙翔拿着还剩半杯子的牛奶颤微微地指着坐在沙发上的少年,机械地慢慢咽下嘴里的面包。

       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周泽楷的时候,枪王大大有些疑惑地回望他们,摇头,眨了眨漂亮的眼睛表示不明。

       事情起因其实是这样的。

       早上起来的轮回众人洗漱之后,先后到食堂大厅吃早餐。江波涛已经坐在桌边了,手里拿着勺子在吃粥。看到他们,抬起头笑道:“早。”

       “副队早,队长早。”

       周泽楷端着碗走到桌边,放下手里盛着包子的碟,转头也冲他们友好地笑起来。

       “江,这个。”周泽楷坐在江波涛对面,把碟子推到他面前看着他,眼睛弯弯的像一条月牙。

       碟子里的包子是刚刚出炉的,冒着蒸腾的热气。

       “谢谢小周了,包子就不用了,我吃饱了。”江波涛扬扬勺子,摆手笑。

       周泽楷想了想又皱了眉:“但是……”

       “放心吧。”江波涛把碗里的米粒一点点吃干净,捧着碗站起来。

       “不要。”周泽楷皱着眉,有点固执地摇头。半响又补上一句话,“带着。”他伸手拉着江波涛的手腕不肯松手,黑而深沉的眼睛直至地看着江波涛。

       一时间江波涛只觉得心跳一阵加速,认真的眼神让他的心漏了一拍。好看的人无论怎么样都占着绝对的优势,真是犯规啊,江波涛想。

       周泽楷黑的深沉的眸犹如深潭平而静,又像不见底的漩涡,将他吸入那抹无边的黑色中,无法自拔。

       初次见周泽楷的时候就是这样子的,江波涛还记得,那个荣耀第一人的枪王向他伸出手的时侯对上了那双眼,就像现在一样,深沉而平静,星星点点的眸光带着笑,很是认真。轮廓深邃、棱角分明的周泽楷帅的让人心惊。

       着了魔的,江波涛鬼使神差地把手放进他手心。

       其实周泽楷是很好懂的,江波涛一直这觉得。

       开心的时候是笑着的,眉眼弯出漂亮的弧度来,眼睛亮亮的。疑惑的时候习惯歪着脑袋看人。不高兴的时候他比平时安静得过头,失落的。害羞的时候会腼腆的笑,像个青涩的学生。紧张的时候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可爱。

       尽管不擅长表达,但其实想说什么,就这么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他不是多厉害才会知道周泽楷意思,是从一开始就更关注。

       周泽楷有时会有点小小的冷幽默,只可惜队里的人一直不能解读。同时也装得一手好无辜,做了错事会乖乖地坐着,眨眨眼活似一只可怜的小动物,让你都不好意思去批评他。有时却又很直白,一记球直直打来。

       他从周泽楷的眼里看到了自己。

       江波涛知道周泽楷拉住他的意思是怕他吃少了,拍广告来不及吃午餐会胃疼。当然他也知道枪王大大的小固执,平复了心跳,江波涛转手握住周泽楷的手笑了,“知道了。”

       周泽楷满意地点头,笑起来的时候有点小得意,从江波涛的角度看见他浓长的睫毛。他无声地笑得灿烂,隐约的酒窝,黑眸弯着。江波涛不自觉出了神。

       周泽楷趁他愣神之际把他的手拉到唇边,在江波涛手背上印下一吻。然后一如既往眨着眼看他笑,“加油!”

       被亲的人猛的烧着了耳朵,血色慢慢沿上脸颊,随即又笑起来坦然地凑过去回吻他。

       轮回的人高叫着瞎眼,又是口哨,又是拍手,一通热闹里他们的正副队完成了一记深吻。

       没了江波涛的同声翻译,他们的对话全程都像是看无字幕的外国大片,当然还是超带感的那种。

       也是醉了,轮回众人深沉地想,每天都要被亮瞎,墨镜都挡不住最亮的这一次,还能不能玩了。  

       最后江波涛还是听话地带上干粮坐进摄影组的车。

       目送恋人离开,周泽楷弯着眼心情很好,开始专心对付早餐。 

       没有人打算告诉他们一下刚才啥子情况吗?不解释一下真的好吗?众人心有点累。

       默认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周泽楷划开锁屏接了电话。

       杜明看到自家队长的表情从迷茫便到发愣,出声问他“队长你怎么了?”

       周泽楷皱着眉冲杜明摆摆手,走出食堂。

       什么情况?孙翔和杜明两颗脑袋凑到了一起。

       十几分钟后周泽楷回来了,右手牵着一个小家伙。好奇的视线被吸引过去,又马上惊恐地退了回来。

       那个让轮回众人惊恐的小家伙就坐在不远处。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少年,穿着连帽衫,黑色的发梢软软的,脸上的轮廓还不明显,有点肉肉的婴儿肥,清秀的眉眼自然又好看。但这五官怎么看都熟悉,脑内搜索,然后马上想起了他们的周枪王!

       卧槽,啥情况?!众人内心奔腾,在少年和周泽楷脸上来回打量。

       小孩发现他们都在看自己,虽然奇怪,但还是毫不吝啬地给看他的大哥哥们一个灿烂地笑,露出白白的小虎牙。

       哎哟我的那个亲娘哎,太像了,简直就是周泽楷的缩小版!

       真诡异!“周泽楷”居然对他们笑得这么灿烂,世界还真是充满了恶意。不过这小孩这么像周泽楷,什么来头?

       “哎,这个年纪,这么像的样子,我说,”杜明戳戳孙翔。

       “什么?”孙翔也是一脸淡定不能。

       “我说,这孩子不会是队长的……”

       小孩和周泽楷同时疑惑地歪歪脑袋看了过去,杜明瞬时没了声。

       然后也就有了开始的一幕。

       刚开始周泽楷还不明白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只好摇头,无辜地眨眼。

       “说谎的人都眨眼睛啊队长!”突然被杜明这么一指周泽楷有点无奈。

       想了一会才知道他们大概是误会什么东西的时候周泽楷是真的哭笑不得了。

       “不是……”

       手速上一枪穿云可以在杜明说话的档子里把他的角色射杀很多次,但怎奈这语速上是怎么也赶不上杜明,刚开口就被打断,这个时候枪王大大真希望这个世界可以有文字泡。

       “队长啊你的粉丝会伤心的!哦不对,是副队会更难过!”杜明痛心疾首。

       怎么还扯上江波涛了,还能好吗?

       大概是不能了,周泽楷想。几百的手速和几十的语速,周泽楷感到力不从心,再想说什么却又被打断。

       方明华,“小明,我觉得他挺像是小周和小江的小孩。”

       画风突然一转,周泽楷明显不适应,却发现那边已经讨论上了。

       “哦哦!绝对亲生!天啦一秒真相!”杜明。

       “队长的脸,副队的性格!”孙翔。

       不说清楚估计世界大乱了。周泽楷无可奈何,戳了戳那边坐着的小孩,“……”

       小家伙似懂非懂,主动说“大哥哥你们好,我是周熠年,熠熠生辉的熠,年份的年。泽楷叔是我叔叔,不是我爸爸。”

       周泽楷郑重点头“嗯,侄子。”

       至此,亲生和孩子一事告一段落。

       但带小孩子远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周熠年是周泽楷表姐的孩子。正巧假期带着孩子来玩,顺道看望周家妈妈和爸爸。

       女人见面,谈论的有三件大事,电视剧、孩子和逛街。

       见了面的两个女人凑在一起商量了逛街的事情,一个电话就吩咐周泽楷帮忙照顾周熠年。自家表姐和母亲仗着他语速残的劣势,拿着手机他还没说话就全当他是默认。于是在轮回大门扔下周熠年,再给他丢了个电话通知就走了。

       幸好最近治安好,坏人少,不然走丢了周熠年,你们去哪哭唷。周泽楷叹了一口气暗自诽谤。

       江波涛完成拍摄工作回来的时候是中午了,褪下的外套挂在手臂上。走进训练室看到一片热闹吓了一跳。 

       周泽楷和方明华坐在饮水机边的沙发上。江波涛靠着周泽楷坐下,伸了伸懒腰笑意吟吟“我回来了。”

       周泽楷也笑了,抬手去拨了拨他额前的发,“累?”

       “有点。”江波涛如实回答,懒懒地靠在周泽楷身上。跟着摄影组从早跑到现在,他这回子确实是累得够呛。 

       周泽楷揽过江波涛,碰碰他的脸,“休息,准你一天假。”

       江波涛蹭蹭他的手背笑,没有去推辞。

       方明华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你们两个体谅一下坐在旁边的老人家吧,太亮了。”比脖子上串着链的戒指还亮,没天理了。

       周泽楷和江波涛相视一笑。 

       “这是什么情况呢?” 

       周熠年虽然比较听话,但五六岁的孩子正是缠人有好奇的心性,闹得轮回的一片欢腾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个啊……”方华明汗颜。周熠年看训练就不老实了,拉着他们互相对战,偏偏童心大发的众人还真的就配合了,周泽楷看着小孩亮晶晶的眼拒绝不了。后来对战不好玩了,莫名的几个人在他的提议下愉悦的进了网游,开着小号打Boss。然后小周队长就这么被遗弃了。

       最可恶是叶修还给他去了消息,小周你们不厚道啊,不好好训练,到网游里祸害人民。别以为换个小号哥就看不出。

       周泽楷“欲哭无泪”。

       “你是江波涛哥哥吗?”小孩跑过来,黑色的眼睛是朝气蓬勃的活力。真是和周泽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嗯,我是江波涛,九点水。”江波涛蹲在周熠年面前,笑着用手指比划。

       “我叫周熠年,是泽楷叔的侄子。”周熠年想了想又认真地补充道,“江哥哥很帅。”

       “谢谢,你也很可爱。”江波涛笑得眼睛弯弯的,像水波一样柔和。他擅长交谈,其中交谈对象就包括了小孩子。江波涛第一眼就喜欢周熠年的。 

       妆还没卸,左耳戴着耳钉映着光,和他对视的周熠年莫名地一下子红了脸。

       众人惊愕不已,刚刚还活跃的不行的小孩在江波涛面前就害羞起来了,规规矩矩的,不愧是副队,道行不凡,所谓一物降一物。

       江波涛其实是属于耐看类型的,眉清目秀看的舒坦。不及周泽楷,却有邻家大哥哥一样的亲切,像水波一样柔和的轮廓。是小孩子喜欢的大哥哥类型。他偏过头冲周泽楷狡黠一笑,露出白色的牙齿,小小的带着善意的计谋通常就藏在那双弯着的眼镜后面。

       回过头众人一想又不对,一物降一物,这“降”的怎么净是姓周的,莫非是特殊体质。百分百搞定周家家长啊,后来吕泊远江波涛提起的时候,后者只是笑着摇头,那时周家家长对于他这个“抢”走儿子的元凶不知道是多讨厌的,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怎么知道我的?”

       “妈妈和奶奶说过的,你是泽楷叔喜欢的人。”

       这次是江波涛愣了,回头看周泽楷,他也是惊讶地摇头。

       “我也喜欢江哥哥的,”周熠年说,“可是刚刚小明哥哥说江哥哥是我的……”小孩皱皱鼻子,那边杜小明一听不好,“嗷呜”一声一把扑上来捂住周熠年的嘴。太险了。

       “熠年吃过了吗?”江波涛装着没看到,“我还没吃饭,可以陪我一起去食堂吗?”

       周熠年愉快答应,去拉江波涛,也没多想江波涛是在支开他。孩童向来心性简单,没心思的,单纯得可爱,对着相信的人就是无条件的相信,这就是江波涛为什么这么喜欢小孩子。

       “人我带走咯,好好训练。”江波涛拉着周熠年的小手眨眨眼走了,小家伙小跑地跟着不亦乐乎。

       说江波涛是带小孩的小能手一点都没错,周熠年跟着江波涛从食堂出来就回了宿舍,小孩在他们面前的调皮劲到江波涛跟前全成了小兔子一样的乖,不闹也不叫,可兔子是红着眼睛,他却红了脸。不知道江波涛和周熠年在干什么,总之小孩也没有再来闹他们。

       杜明说:真像队长,在副队面前就老实了。

       吕泊远说:正解。

       孙翔说:但是队长不调皮也不闹腾。

       方明华说:性质都是一样的。

       周泽楷:……


       午休的时候周泽楷去敲了江波涛的门,开门的是江波涛,换了浅色的长T恤,赤着脚来给他开门。

       周泽楷走进去,房间有点乱,扑克和跳棋散落了一地,透明的玻璃珠子带着光泽。画笔和纸堆在地上,小孩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画画。

       “咦,泽楷叔你们不训练了?”

       “嗯,”周泽楷点头,“午休,玩什么?”

       “交换故事。”周熠年拿着笔显得很兴奋,脸颊红彤彤的。

       “熠年画画给我看,关于一个拯救世界的超人的故事,作为回礼,我给他讲故事。”江波涛接过话,“不过内容保密。”

       “嗯嗯,所以泽楷叔快走啦!我还要和江哥哥玩呢!故事不给你看,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周熠年小心翼翼地把床上的画纸和册子一股脑拢到自己身前。

       这就被下“逐客令”了吗?周泽楷有点心累。可怜兮兮地看江波涛求收留。

       “小周去休息吧,下午还有训练。”江波涛笑眯眯地装没看到,勾着嘴角心情愉快。

       小周队长凑到他的颈窝蹭了蹭,黑色的发丝就碰到了脖子根,有点痒,呼吸也落到锁骨上。周泽楷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江……”

       “小孩子看着呢,”江波涛笑着躲他,“哎。”

       被媳妇“抛弃”的小周队长很伤心,默默地走了。

       江波涛拿着门把手站在门口,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失笑,哎,你说,哪里来的醋味,真是好浓的啊。

       午休起来的时候周泽楷去找江波涛,却被周熠年的一句“别打扰我和江哥哥的二人世界”给惊吓到了,表姐到底都交了周熠年些什么啊,“两人世界”是这样用的吗?

        江波涛明显在艰难地憋笑,摆摆手就把他关在了门外。

       小周队长的醋意彻底弥漫了。轮回的众人都识趣的不去招惹他,只有不知好歹的杜小明好死不死地揉揉鼻子,哎食堂的漂亮阿姨说今晚吃饺子,连醋都有了。

        一道眼风扫来,杜小明的剑客被一枪穿云射杀。无视杜明,周泽楷幽幽的叹气。

       训练再晚饭前半个小时结束。周泽楷去找江波涛。门没锁,只是微微掩着。五点多的天暗下来,中午为了遮阳放下来的窗帘摇曳着,光淡淡的透进昏暗的房间。推了门进去,房间里很安静,那一大一小的人都在熟睡。

        周泽楷动手把跳棋收好,把被风吹散的画纸拾起来,也没有要看的意思,直到发现纸下面的相册。淡棕色的,上面还有木纹,很淡的颜色显得有点老旧。

       大概是江波涛的。他翻开的时候从里面掉出了一张纸,是很久以前轮回寄的邀请函。每一页的照片的故事他都记得,关于轮回的每一个活动,每一张比赛都被拍了下来,并一一标注时间和备注。再翻过去周泽楷看到了自己。从江波涛入队的时间之后,很多张照片都是自己的,各种神情,看镜头的,多数是没看镜头的。有很多他自己都记不清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周泽楷有点小雀跃。相册是他从没有见过的,江波涛也没有和他提过。他拿着册子笑起来,像一只心满意足的猫。

       周泽楷收拾了东西去看他们,周熠年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伸展着四肢像一棵未长大的树苗。周泽楷把周熠年抱到床上,小孩毫无知觉的在他怀里蹭,咂咂嘴又继续睡去。周泽楷无奈地笑,给他盖好被子再关上开着的窗。

       折回到江波涛旁边,他是坐在木制的地板上伏着沙发睡的,周泽楷猜是他伏在沙发看周熠年的时候不小心睡着的。天气凉凉的,坐在地板上就一件薄T恤。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把江波涛抱起来。还知道给周熠年找床毯子盖,自己那么大的人了,就不知道加件衣服,也不知道那一睡是多久,感冒了怎么办?他叹了口气抱着江波涛走进自己房间。

       给江波涛盖好被子,周泽楷坐在他旁边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他的脸,闹别扭似的,像在为江波涛不知道照顾自己而生气,又像是因为江波涛带周熠年玩冷落了他半天而不开心。

       可最后一切别扭的情绪都在江波涛安静的睡颜里不见了。江波涛的呼吸很浅,细细微微的声音,睡得很熟,细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工作回来又帮他们照看周熠年,他眉宇间染着疲惫的倦意。

       周泽楷心疼地拨了他的刘海,忍不住凑上去在他光洁的额头留下一吻。

       江波涛惺忪地睁开眼就看到坐在身旁开着小台灯看书的周泽楷,淡淡的光下对视时一切已了然。

       “再睡会,晚饭叫你。”周泽楷抚着他的发。

       “嗯。”江波涛闭上眼睛,翻了身凑近周泽楷,拉着他的手,十指相扣着睡去。 

       晚饭的时候周家妈妈和周家姐姐终于满载而归。周子夏到轮回领周熠年,当小孩一下扑向自己年轻母亲的时候,江波涛才悟出一个道理,周泽楷长得好看那是家族遗传的优良基因。

       周子夏是周泽楷的堂姐,大他大概三四岁,很年轻,也很漂亮的女性。亚麻色的长发,肤色白皙,站在轮回的后门旁边的街上,标准的美女引起路人的回头率频频,周熠年的一声“妈妈”让他们惊愕,这年轻的美女原来已经是母亲了。

       她和周泽楷也有点像,却更加明艳,多了女人的妩媚和娇美。

       周子夏揉揉自己孩子的发,弯着眼视线在周泽楷和江波涛之间看,了然地笑。

       江波涛无奈,女人果然是惹不得的,直觉太准,结了婚的女人更是,还没见过他,他们就被她猜的准准的。

       “您好,是小周的姐姐吧,很高兴见到您,我是江波涛。”他也不避嫌,迎上去照顾周子夏,依旧叫周泽楷“小周”。

       “别叫‘您’了,直接改口喊‘姐’得了。”周子夏也没见外,笑意吟吟。

       倒是周泽楷站在一边不明所以。

       作为女人,周子夏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她不了解同性恋,也不知道周泽楷和江波涛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见到江波涛的时候第一直觉她对江波涛是有好感的,她感觉那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听到弟弟和家里公开了出柜的时候周家乱成一团,她也吓了一跳。从小到大从没让家里操过心的周泽楷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周子夏在周家帮着劝周家父母别激动,自己心里却是波澜起伏。回去的时候走在冷风里她又冷静下来,周泽楷是怎么样的人她很清楚,想了很久,还是给周泽楷去了电话。

       不是亲姐弟,但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那天他们在电话里说了很久,放下电话周子夏有点惘然,却觉得应该支持周泽楷。

       周泽楷是认真的。他和她讲着他们的故事,从相遇到相知,从相识再到磨合。他们一起经历,一起努力,走过每一个赛季。互相了解又互相理解。他们的故事平淡到几乎没有什么波澜,可更又感觉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别人总是调侃说以周泽楷的性格,应该有一个能懂他,了解他的人和他在一起。周泽楷只是笑没做声。

       后来,刚好,江波涛出现了,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一切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刚刚好的合适,又恰恰看对了眼。

       太自然,周子夏感到惘然,又在瞬间释然。

       一切的理所当然是因为他们足够了解对方,足够爱对方,所以深知一切,并包容一切。

        周泽楷不擅长表达,他用极简单的话讲着他和他们,愉快的口气周子夏仿佛都能想象到他在电话那头无声却笑得开心的样子。

       见到江波涛的时候周子夏就在想,多一个弟弟,多一双碗筷罢了,没什么不好的。

       小周熠年直往江波涛怀里扑,小周队长拉着江波涛不开心地和周熠年对峙。真的是自然得不得了。她仿佛都可以预见以后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的生活。

       “那我们就先走了,谢谢帮我看这个小家伙啦!”周子夏拉着周熠年,临走的时候扯着周泽楷,挑挑眉,“你们可要好好的啊,我站你这边风险可是很大的啊!”说完拉着儿子扬长而去。

       两人哭笑不得。  

       小孩走的时候拽着江波涛不肯松手,直到江波涛答应有空去看他。临走还撞进江波涛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江波涛笑着和他道别。

       事情本该到这里结束。

       送走了周子夏和周熠年,江波涛拿着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被周泽楷抵在墙上,冷不防吓了一跳。小周队长的小记仇他是知道的。

       “还生气?”

       周泽楷直直地盯着他看。眸子很黑。

       “我说,周泽楷,你幼不幼稚,小孩子的醋也吃。”

       没想到周泽楷歪头想了想,意外认真地点头,“吃。”

       “那怎么办?”江波涛哭笑不得,眨眨眼,“我再让你抱回来?”

       “不要。”

       下一刻他便吻住江波涛,用行动表明占有。嘴唇贴在一起,交缠的舌灵巧地勾着江波涛,刺激他的舌根,夺取他的呼吸,带点攻击性的霸道地占有。

       江波涛挣扎了几下,力气没有周泽楷大也就放弃了,搂住周泽楷开始回应他。

       身体的记忆记住了一个人,于是仅是贴近的皮肤和亲吻,就感到身体发烫。他被周泽楷吻到气息不稳,周泽楷向下抚去的手昭示了下一步的发展。

       真的是好大的醋啊。

       江波涛也不打算阻止,反而添了把火,扭腰磨了磨周泽楷,“别在这。”

       周泽楷不轻不重地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不由分说地把他推进身后的房间。 

       想看后续?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我这么正直。后面的事相信你们懂的。


       早晨杜明在饭堂看到轮回的正副队的时候,不由得感叹,“吃饺子没有醋了。”

       “所以我不吃水饺,今天的煎饺不错。”方明华把盘子放在桌面上,然后坐了下来。

       “那边的情况,今天也不错啊。”吕泊远看过去,江波涛在和周泽楷说话,周泽楷喝着豆浆笑着听他说话。 

       方明华看到江波涛扣到最高的领子,笑得意味深长,“是啊。”


—— end ——

评论(6)
热度(146)
  1. foz苏远 转载了此文字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