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随笔】

【随笔】记于2015.02.04


突然觉得有点难过。

很久以前玩得很好的儿时的伙伴,今天再见到的时候,我们已经不大说话了。小时候一起玩,一起看电视吃饭,吵过架又和好,一起做过很多傻不溜秋的事情。现在见面起来,不过一笑而已,然后就各自拿着手机走了。

那位朋友比以前更加稳重、成熟,笑起来也很漂亮,只是有点疏离。在楼梯上碰了面,我很惊喜,弯了眼睛想说什么却又发现似乎没什么可说。她冲我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但我又无比清楚。我点点头,然后各自拿着手机,一个上楼一个下楼。

走到4楼的时候,低头看看脚下,仿然间就觉得真的丢了什么。

我是很恋旧的人,每次用的东西,小至一块橡皮一支铅笔,大至一件家具一个地方,我都舍不得改变。

那半袋子满的笔盒有友人们送的水性笔,有小时候打赌时得来的铅笔,橡皮是从前文具店买的。店主是个和气的男人,说得一口很好听的普通话,偶尔还优惠我们这些小孩子一些东西。笔芯无论水性还是自动铅笔我都喜欢以前买的那种,1支顶4支的大鲨鱼,还有颜色最黑画起来最软的树脂笔芯。笔袋是妈妈跑了几个文具店买的。

我现在依旧是用0.5的铅笔芯,依旧是用以前从小学同学那里得来的一支铅笔,依旧保持着每一个以前的习惯不想去改。全是满满的记忆。

很希望以前的同学、朋友都能和以前一样相处得好,不说无话不谈,但至少有话可说不会尴尬。可我自己却又一直在躲避,对于将要陌生的感情和友人选择了避而不谈。然后看着彼此慢慢陌生,慢慢不再说话,尽管企鹅上的灯亮着,尽管迫切想改变现状,希望不被忘记和陌生,但是点开通话,打上问候之后,又关掉。

然后自己回去,想想又觉得好笑,哎你看,又陌生了一个人


【我没事,真的。】

【不用管我,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评论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