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喻黄】【喻总生贺】《强行好巧》

——发现有虫之后我又重来了一遍qwq打扰了

——这是献给喻总的生日贺文!

——2.10祝喻总生日快乐!【来迟的贺文qwq昨天大大们已经刷爆了我没来得及【对手指【我真的是废的没救了嘤嘤嘤

——一个自己喜欢的那种校园设定。有点性格崩坏请不要打我!请答应我好嘛!

——蓝雨队员们的私设不要在意。景熙的名字总让我想起惊艳的桃花眼【∑】,平时却不常显露什么的!以及心脏脏的喻总。

——顺序有点乱,不过看到后面大概能知道是什么意思【?】

——渣文笔真是要了我的老命qwq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练习的,每一篇都是浓浓的书面语气,好烦的啊!

 ——欢迎捉虫!

——最后观看愉快,感谢你们的观看。^  ^。


【01】

 

        “这里是李远,坐标政治经济区。喻文州拿了几本书,快要走了。”李远坐在靠近书架的阅读区里,借着几盆花作掩护,悄悄支起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密密的植物缝隙里露出一双眼睛去看站在书架前的喻文州。

       喻文州抬头看着书架上的书,手上捧着几本,另一只手又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

       这个时候的图书馆人很少,偌大的图书馆显得很安静,玻璃窗外的天空有点暗,大约是快要下雨了,风里带着一股的雨水味,湿湿润润的吹进开着窗的图书馆来。

       喻文州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扣子褪了两颗正好可以看到象牙白色的脖颈和锁骨。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唇边带着笑,黑色的发丝柔柔的垂下来,轮廓温和。他伸手拿下一本书摞到怀里其他书的上面,翻开封面看内容,细长的手指拿着书页看得仔细。丝毫没有发觉有人在看他。

       李远闻着风里的味道揉揉鼻子,心想,黄少还眼光真不错。这喻文州确实没有文学系那边的周泽楷帅,但笑起来温温和和的样子确实是很好看。

       几分钟后,喻文州合上书,拿下眼镜放到上衣的口袋里,揉了揉眉心。李远看着他的动作总觉得眼皮子一跳。

       李远见到喻文州从书架走出来时,连忙把脑袋缩回去,伏在桌子上假装看书打掩护,只留下一丝余光来偷偷看喻文州。发现对方对于被“偷窥”依旧毫无知觉,捧着书从阅读区前直径走远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总觉得背后有点凉啊。

 

【02】

 

       喻文州从图书馆里出来,发现外面哗啦哗啦的下起了大雨。他从包里摸出折叠雨伞,拎着包打伞走进雨里。

       下了台阶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很大的声响,似乎是脚步声,每一步都踩在水里溅起水花。一个人从楼梯上面猛地冲下来,喻文州听到有人在喊:“嘿!同学同学!那个同学!叫的就是你了,哎对对对对,那个打绿色雨伞的!”

       喻文州一愣,回过身去看来人,那个人就已经冲到了他的旁边,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他的伞底下,不大的伞下面顿时显得有点拥挤。

       喻文州打量着来人,那人被雨淋湿了却浑然不在意,抱着几本书,另一手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水冲他笑得灿烂,白色的小虎牙和黑色的耳钉,眼睛亮晶晶的,“嘿,同学,哪个系的,顺路一起回宿舍吗?”。

 

【03】

 

       几分钟前,李远看见喻文州走了,才重新坐回座椅上,不顾坐在隔壁的女生奇怪的眼神,打开QQ群聊语音就冲里面轻声道,“嘿嘿嘿,注意喻文州从我这片走了,估摸着要去前面了,小卢注意点啊!”

       “是,前辈!收到了!”卢瀚文那边回答得很快,是打字的回复的,小孩大概是怕太大声打草惊蛇,被“偷窥”的人发现不好,被图书管理员抓到也不好。

       李远满意地点头,转眼看到了黄少天黑着的头像,皱皱眉又是一段语音,“我说黄少,犹豫什么啊,过着村可没这店了。”

       那头黄少天的头像终于亮了,可李远却只等来了一排的省略号。

       “黄少你不会怂了吧,”李远觉得自己不好了,那排省略号居然出现在了了黄少天的语言里,而且还不是用来作标点符号的。黄少天说话很可怕,只要有水喝说半天都不带重复的,从学术说到业余,从课本扯到哲学,用广州话或者四川腔都是妥妥的。只要你想听,没有他讲不出的。现在居然也有他黄少天不说话的时候,真是可怕哎。

       天,让他消化一下,一个告白居然都能逼得天不怕地不怕的话唠说不出话,看来黄少天这是真的陷在喻文州那里了。

       “昨晚上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去告白的,我们都帮你想好计策了,怕什么啊,哎黄少啊芝麻大点事啊一咬牙一狠心就上了呗,上了再说……”

       “滚滚滚!你烦不烦啊!你才怂你全家都怂!老子才没有,去就去啊!”黄少天咔咔咔就爆着手速打字,打完字才发现手心黏黏的都是汗。卧槽,我紧张个什么劲啊,黄少天心下骂道,靠。

       天空突然开始下起大雨,一瞬间已经形成雨幕,雨水冲刷着世界哗啦啦的响声。

       黄少天拿着手机在纠结,坐在他旁边的郑轩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压力山大啊。”

 

【04】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是进了大学一个多学期的那会的事了。

       大半个学期的相处,一个小宿舍六号人也混的差不多滚瓜烂熟了。同一锅吃饭同一屋睡觉,黄少天是什么样的人,郑轩他们也都了解的,笑起来很阳光的青年平时是个话唠主,醉酒难伺候,有事没事说起话来都是滔滔不绝。心眼不多,没心没肺的和他们一起打着一个游戏,挺厉害,大男孩一样,讨人喜欢得不得了。

       那会子黄少天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好事,什么时候都是神情愉悦的,自己坐着突然也能咧着嘴笑起来。那会他们玩的那款游戏也正好红了起来,比赛也慢慢正式起来,几个人琢磨着向学生会提了申请书,就在学校里组起了游戏战队。而那款游戏叫做“荣耀”。

       黄少天的角色是剑客,大剑发着幽光在黄少天的操控下砍向小怪,剑所到之处,血与光遍及。意气风发的,帅的惊心。

 

       直到战队忙着训练的时候他们才发觉黄少天的不对劲。

       之前天天都乐呵呵的,大家虽然都看到了但也没多想,估摸着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后来呆在一起训练,时间长了,就发现黄少天常常一个人出去,挺神秘的,回来之后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带笑着游神,自己的剑客没了主人的操作被小怪咬了好几口,他都没有反应,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不对劲。

       “黄少,黄少?”宋晓的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回魂了黄少,你要被怪给咬死了!”

       “……”黄少天回过神,抬头望着宋晓,眼神带着点迷茫的意味,听到宋晓的后半句吓得不轻,几乎是扑回键盘前噼里啪啦地一阵“抢救”,夜雨神烦靠着还剩百分之十的血量打完了一群围着他的怪物。黄少天抹抹汗,随手让夜雨声烦找了一个安全的角落补充血量。

       “黄少你最近怎么了,乐呵乐呵神神秘秘的?”宋晓问。

       “没啥,遇到了点好事。”黄少天随意地摆摆手,看似回答的简单,但是又心虚不已。

       “好事?中彩票了,五百万?”李远从自己的电脑前面探出脑袋来。

       徐景熙盯得黄少天莫名心虚得发毛,“我觉得黄少是恋爱了,”徐景熙笑着打趣黄少天道,“进进出出陪女朋友去了吧?”

       “?!”还打算打太极的黄少天瞪着眼绕了舌头,“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心里仿佛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莫非是他干什么事情的时候被看到了!

       众人起哄围住黄少天。

       “我猜的。不过还真有啊……”徐景熙点点头,笑着一双桃花眼瞅着黄少天,“黄少你……”

       “组织我错了我错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坦白,我从实招来,我一定听从组织的教诲,认识错误,改过自新,从新做人,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对国家有好处的好人,为国家做奉献,不怕苦不怕难,学雷锋树新风……”

       “哦。”徐景熙笑着看黄少天满嘴跑火车,挑挑眉。

       黄少天挠挠脑袋,“哎真想知道啊。”

       “好吧满足你们,是啦是啦,本少有喜欢的人了,嫉妒吗?” 

       “他叫做喻文州。”黄少天突然低笑起来,白色虎牙露出来,“他长得很好看,嗯成绩很好,运动也不错,不常戴眼镜,去图书馆的时候经常过活动室门口的那条路,所以……我交代完了。”他眨眨眼,笑得灿烂。

       “卧槽什么时候的事?!”“我说呢,原来真的有喜欢的人了。”“想起来了,喻文州,经济系那个系草吗?”“黄少黄少,你说的喻文州前辈是谁啊?”

       “佛曰:不可说。”看着李远和宋晓一惊一乍,黄少天虚眯着眼拍了一把卢瀚文的脑袋,慢悠悠地打太极。

 

       “所以,告白了吗?”李远看着黄少天翘着腿在打竞技场,忍不住问。

       黄少天想想又摇头,“想啊,但是搭讪都感觉好奇怪啊。”

       “啧,压力山大啊,”郑轩道,“黄少,刚刚吃饭回来的时候,似乎看到你说的喻文州了,经济系的吧,人家被妹子告白了哎,你还不动作快点。再拖一两个学期就该真的拜拜了。”

       “哦……”黄少天摸摸鼻子有点失落地坐在座位上,“还能有什么动作?”

       “黄少去告白吧,兄弟们帮你计划攻克他!”

       黄少天愣了一下,“啊?”突然觉得为什么画风变得这么快,以至于他无法适应。

 

【05】

 

       “报告,喻前辈过我这边来了。不过他似乎要出去了,书都放在了登记处了。”卢瀚文发来了信息。

       “欸,是吗?我看看。”宋晓回复,把手做成望远镜的样子看着登记处。

       “唔,确实似乎要出图书馆了,把书放到登记处了。黄少注意下!”放下一边手宋晓戳了戳黄少天。

       “……知道了。”黄少天感觉心脏在嘭嘭嘭跳得厉害。“我走了。”站起来的时候感觉脸上很烫,有点焦躁。

 

       图书馆外面是倾盆的大雨,落下来的雨点带着力度的溅起水花,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黄少天出了图书馆的时候才发现下了雨,喻文州先他一步,已经打着伞走出去好几步远了。

       卧槽!黄少天站在图书馆门口忍不住暴了句粗口,说变天就变天,居然下雨了!和剧本和计划完全不符合好吗,谁都没告诉他会下雨!

 

       自从那天坦白了喜欢喻文州之后,就一直被其他人说服去告白。暗恋喻文州很久了,怎么搭讪想想都不太对劲,李远他们就给他出了主意,说要制造一个很巧偶遇,邂逅在一个很巧的时间,给喻文州留下深刻印象,可是,黄少天诽谤,计算好的偶遇算个屁偶遇,还深刻印象,这分明是强行“好巧”。

       站在台阶上看着喻文州打着一把墨绿色的伞,慢慢的下楼梯,黄少天瞄了一眼馆里忙着给他找伞的几个人。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靠,拼了,就当舍命为美人了,黄少天一咬牙深吸了口气,猛的冲进雨里。

 

【06】

 

       “嗯,顺路,要一起走吗?”喻文州看着那个人亮晶晶的眼睛,低笑起来,把伞往他头上移了移。

       “好的呀,那就谢了啊!”来人抱好书冲他感激一笑,“我叫黄少天,你好!”

 

       从图书馆回宿舍喻文州走的是一条捷径,郁郁葱葱的大树林立两旁,在大雨里格外的苍翠,带着股清新的味道,焕发出无限的生机,阴沉沉的天气带来的烦闷也一下洗掉。

       “哎,伞不用移过来了。”黄少天耸耸肩眨眼看他,“我就是个蹭伞的,总不能蹭着就让伞的主人淋湿了吧。”

       “再推辞,就把你扔在这里了。”喻文州笑意吟吟的,偏着头看他,抿着薄唇,露出来的锁骨也入了他的眼。

       我真的喜欢对了人吗?黄少天红着耳朵深沉的想,看着周围毫无避雨地方的路段,雨稀稀拉拉的正下得欢快,只好不在做声,鼓着腮帮暗自诽谤。心脏,是接触之后给喻文州下的评价,但是人又太好看,所以犯规的把一切都划向了优点。黄少天觉得自己似乎没救了。

 

       “同学谢了,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呢?”

       又过了一段路,黄少天是嘴闲不住的人,况且现在和喻文州走在一起。虽然知道喻文州叫喻文州,但不装模作样问问,怎么能达到搭讪的作用?黄少天抖了抖脑袋问他,像一只湿淋淋的小动物,水珠子顺着咖啡色的头发留下来。

       喻文州笑着不答用一只手从包里找东西,黄少天见他停下来又返回去凑近他,“你找什么,欸!?”

       他拿着纸帮黄少天擦掉脸上的水,垂着眼笑的温和,距离就是咫尺之间,离的很近,他说话的时候呼吸和指尖的温度都传到了黄少天的脸颊上,轻轻的触觉。

       “你脸上都是水。”

       黄少天像是触电一样猛地躲开喻文州,兔子似的往后一跳,脸颊上的血色像是要烧起来一样,一路红到了耳尖上,“哎哎哎哎,不用了!那个,那什么,谢,谢谢!”

       跳出去两步小豹子发现淋到了雨,又急忙折回到伞下,看见喻文州在笑,才发觉自己的反应似乎激烈了点,挠挠脑袋,“谢谢了,那个,我……我自己来就好!”抢过喻文州手上的纸黄少天讪讪的笑,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看喻文州,有点手足无措的意味。

       太近了!近到他都可以细数清楚喻文州浓密的睫毛,他的呼吸触到了自己的侧脸和脖子,混着他身上的绿茶味,像羽毛一样轻轻地落到肌肤上,然后燃起一大片灼热。

       鬼知道刚刚他的心率是多快!

       好在喻文州只是笑,也不在意,没有继续“为难”黄少天,顺从地把松了手把纸给他。

       黄少天迅速接过纸松了一口气,耳尖充着血还在泛红。

       “对了,喏,”喻文州的手再一次伸了过来,黄少天吓了一跳,却发现递到自己面前来的是一张学生证,照片上的人眉眼清秀,“少天,我叫喻文州。”喻文州眉眼都带着笑意,抿着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和照片的如出一辙。

       “咦,原来你是经济系的啊!喻文州,这名字好听,我是建筑系的,和你同级,哎哟好巧啊!”

       喻文州的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了,黄少天倒回去看他:“你怎么了?”

       他勾着嘴角看黄少天,“呵呵,是啊好巧。”

       看到喻文州盯着自己看,黄少天不太自然的撇过头笑,“我脸上有什么……”

       “好巧啊,我知道你的黄少天,少天。”

       “哎。”

       薄薄的嘴唇叫出他名字的时候,黄少天惊了一下,不自觉有点慌乱。

       “少天,是不是喜欢我。”用了疑问的句式却是个肯定的句子。

       “轰”的一声黄少天感觉心里似乎什么东西炸开了,“我,那个,不是……”血色一路烧到脸上,耳尖通红,往后推开一步,却被喻文州握住了手腕,抬头就撞进了他的眼里。

       “其实我也一直在关注少天,如果少天喜欢我的话,那好巧,我也是呢。”


【07】 


       “我到了。”

       喻文州把黄少天送到了宿舍楼下,黄少天站在台阶上面看他,“喻文州。”

       “怎么了?”关了伞喻文州走上楼梯,伸手帮他擦了脸上的水珠,理了理头发。

       “哼,从实招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黄少天红着眼伸着脖子四处看了看,没人经过,才乖乖让喻文州帮他擦头发。

       “嗯,开学的时候,新生杯就看到你了,球打得很好。”

       “卧槽!居然这么早就打我主意了!我还是过了半个学期的时候,”黄少天瞪了一眼掐他脸的人,一爪子握住喻文州的手,“我还是半个学期的时候在校运会上看到你,才对你动的主意。”

       “你暗恋我这么久,都不和我说,喻文州你是故意的吧!装作什么都没有,非要等我主动去找你!小心眼!等等,不对……”黄少天呲了呲牙,瞪着眼看他,“那,平时我去看你,你也都知道咯?”

       喻文州笑着不答。

       “你刚刚在图书馆的时候就知道李远他们在偷看你,对吗?”

       “是啊。”喻文州坦坦荡荡的承认,笑的温柔。背对着淅淅沥沥的雨,似乎要融进背景里。

       “好啊你个喻心脏,刚刚看我笑话,你挺高兴的吧!”

       黄少天放下书像只小豹子一样扑到他身上,张牙舞爪的作势要咬他。最后还是没舍得下口,只是蹭到他脖颈嗅了嗅味道。他没舍得下口,不代表喻文州会放过这个机会。

       黄少天只觉得被喻文州搂着天旋地转,然后他就被喻文州压在了墙上,嘴唇贴近他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喻文州的吻带着点点侵略性,含住他的嘴唇,撬开牙关,舌头略过上颚勾住他的舌头,呼吸急促间他才意识到喻文州在吻他。

       放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喘,黄少天在他怀里眨巴着眼,“喻文州,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怎么了?”

        “嗯,怎么说,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这也太快了吧,刚刚认识就告白,告了白马上就在一起了,然后还马不停蹄的在男生宿舍楼前面秀恩爱。”脸上的红色还没有退下去,嘴唇被喻文州故意咬的有些红肿,眼依旧亮晶晶的,整个人眉飞色舞的。

       喻文州有点好笑,低下头去亲他。这一次没有侵略的意味,只是温柔的舔舐,含住他的舌头轻轻地舔他的嘴唇。

       “这样,真实了吗?”

       “嗯……”

       看见黄少天的脸“噌”的一下红了,喻文州笑着凑近他,“那么,”

       “以后多多指教了,少天。”


————END ————


评论(3)
热度(23)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