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喻黄】《信》

——特别特别短的东西,写着玩而已^  ^。就想试试第一人称qwq

——ABO设定,他们已经有两个小孩子了!

——设定和上文接《炉上火》看,不看也没关系。不过孩子们的设定在那边,私设妥妥的诶嘿。 

——第一人称第一视角,私心私设诶嘿嘿。

——【PS:不要乱想我设定是Beta,乱想的人都去跑圈。以及信馆和邮局差不多,只是比较靠近小区,几个小区会有一个交接的信馆。帮我捉捉虫好嘛!

——剧情废文笔渣雷点有。慎重!

——最后各位观看愉快^  ^。  


 

       我搬到这个地方还不是很久,工作在附近几个小区交汇的信馆里,算是刚刚来到这边的缘故,对这边不算太熟,唯一熟悉的只有信馆到家里的路线。

       起初是工作调动才搬到这边的,更换居住地,对我来说是不太喜欢的一件事。但是稳定下来之后,我慢慢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和身边的人,才发现很多东西慢慢的变得享受起来。

       每天在信馆的工作就是早上的时候收一收信件,然后把它们按照小区一一分类方便小区居民的认领。最后剩下的大半天就是坐在信馆里等待他们的主人来认领他们了。

       这份工作虽然显得比较无聊,但是又很清闲,我当初就是看重了这份清闲才选了这份差事。负责上晚班的端端放了很多挺好的茶叶在信馆里,但饶是以我半文艺半二逼的性格,泡一杯茶坐在一个人的信馆里沉思人生这种事情是绝对做不来的。

       守着信馆的时间里我只能抱着画板和手机两个小天使打发时间,所以就更喜欢和领信的人搭搭话,偶尔也有人愿意和我说一说他的故事。我想,大约是这所城市的快节奏,始终压抑着很多人无法喧嚣,所以希望有一个陌生的听客。


       “阿晋,有我的信吗?”

        今天天气很好,我在信馆给端端新买的那盆茶花画写生,听到有人喊我,抬头就看到一张熟人的面孔,住在信馆对面小区的何伯伯,他的信件比较频繁所以常来,寄信人是他的儿子和小孙子,虽然也经常通话但是看起来他们也很享受寄信这一件事。

       这个年头高科技发展起来,固定电话都被取缔了,手机通话还带视频的,可选择寄信的人却也很多。这种慢节奏,带着古老年代的味道的通讯方式,让人感到放松。

       “何伯伯早,我记得有,等等我找找。”我走过去翻那个小区的信。

       “好,好,今天天气不错,你阿姨让我去卖那边新烤出来的石头面包,给你一个,你也尝尝。”何伯伯进来和我一起找信件,在桌子上放了两个用口袋装好的面包。

       “谢谢伯伯。”


       信馆门口的风铃又一次响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两个小家伙,挺面生的。 

       信馆门口原本有一个风铃啊,是端端网上买的,嫌不好看扔了之后,我买了丙烯在他吃剩的星球杯上画了点樱花,做了一个新的。

       两个小家伙估计是太矮够不到窗口,才推门进来的。

       “哥哥你好!”妹妹拉着哥哥的手推门进来,圆圆的大眼很亮,笑得灿烂,声音软软的像糯米一样。

       哥哥跟着妹妹进来,弯着眼睛笑着问我:“大哥哥,有我们的信吗?”

       我打量他们,身高确实够不到窗口,哥哥大约是八九岁,妹妹小一些应该也有七岁。两个小孩都长得很好看,我猜想他们的父母应该都是颜值很高的人。同样的黑发,哥哥显得成熟一些,弯着眼睛像一条月牙,抿着嘴笑的很温煦的样子。妹妹还带着软软的婴儿肥,圆圆的杏眼显出一种古灵精怪的活泼来。

       “你们是哪个小区的?”我拉着椅子让他们坐下来,我还挺好奇的,这么小的小孩都已经懂得写信了。

       “我们住蓝雨小区。”

       我站起来从架子上拿下一个盒子,涂着蓝色,深蓝色画了雨滴,上一个信馆工作的前辈的杰作。

       “今天蓝雨小区的信挺多的,你们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喻临,比喻的喻,临近的临,他是我哥,喻慕洋。大哥哥你呢?”喻临的发梢软软的,扎着两个小马尾笑着问我。

       “我叫苏晋,坐一下,我找你们的信。”

       喻慕洋抿着嘴笑起来,道:“苏哥哥,信不是给我们的,我们帮大爸爸领信的。”

       “哦,这样啊。”我也笑了,在说话的档子动手把收件人姓喻的信挑出来,“怪不得你们看起来挺面生的。”

       “你们大爸爸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喻和我一样,文化的文,广州的州。”说起自己的爸爸,喻临显得很自豪,仰起来的小脸红扑扑的。

       我愣了一下,没记错的话,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的,喻先生也是一个常来拿信的住户,挺高的,性子温和谦逊,人也很好看。我感叹,原来这就是他家的孩子啊。

       诶嘿,仔细一看两个孩子还真的有点他们父亲们的影子,喻慕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的像月牙似的,挺像喻先生的,那个黑眸笑起来抿着嘴的住户。活泼的妹妹,应该是接了喻先生的爱人吧。

       我摸着下巴,这么一想,我似乎也对喻先生的爱人有点印象,是一个长得好看的热情的青年。一次他们来取信的时候见着的,他和他爱人牵着手来的,下午吧大约是,金色的阳光洒下来像一层毛毛的绒边,两个人迎着光来的,身影明朗。

       两个人都挺年轻的。喻先生是,他的爱人也是。

       他的爱人带着一个深蓝色的围巾,上面有几条浅蓝色的鱼。栗色的短发和黑色的耳钉,有一双好看的眼睛,亮晶晶的,笑得灿烂。好漂亮的人,像阳光一下,我那时觉得。喻太太和喻先生性格上感觉并不像,喻太太不像喻先生的温文尔雅,挺阳光明朗的,对人也很热情,倒是一个挺外向挺活泼的人。

       见到我的时候,喻太太用另一边没有被握住的手和我打招呼,声音带着阳光的味道,嗨下午好啊,有我们的信吗?

       回去的时候喻先生握着爱人的手,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看情况估摸着是与太太在和他说话,他侧着身看爱人,偏头听他说话。他们走远的时候身影开始模糊起来,不太清晰的看到他朝喻太太点头的样子,似乎两个人相视一笑,又说了些什么,慢慢牵着手回家。


       我把信给了孩子们,有点好奇地问他们:“小家伙,那你们妈妈叫什么名字?”

       “我们没有妈妈啊。”喻临迅速回答,我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她又说:“我们只有大爸爸和二爸爸。” 

       “欸?”我有点没搞明白,刚开始问是好奇那一对夫夫,现在是确实糊涂了,“那生你们的人是谁?把你们生下来的不就是妈妈吗?”

       “当然是二爸爸了!”喻临小手捏着信封,嘟着嘴小声嘟囔道,“虽然老师也说,可是二爸爸不让我们这么叫他。我们叫他妈妈他就凶我们,你都不知道,真的好凶好凶的啊!”

       喻慕洋坐在一边看我们,像一个老大人,对着自己妹妹颇有头疼的样子,有点无奈地道:“阿临,不要说爸爸坏话。”

       妹妹被哥哥批评了,哼了一声。

       喻临鼓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的样子实在可爱,我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还不忘了逗她,“那他都是怎么凶你的?”

       “哥哥也坏!明明二爸爸就是凶我了!我一叫他妈妈,他会很生气地说你这个小混蛋,我是爸爸,乱叫!要是我说爸爸是大爸爸,还是管他叫妈妈,他就会扑过来胳肢我,还一边很生气的说你个只记得你大爸爸的小混蛋,看我不收拾你!”喻临叉着腰学的有模有样的,小脸鼓鼓的,说到一半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自己就笑起来了,“还好,我被练得不怕痒了。”

       我是实在忍不住也笑起来,稍微脑补了一下两个人,一大一小在沙发上打滚打架的样子,实在是特别可爱啊。不知道喻先生有没有拍下来呢。

       喻慕洋也在笑,喻临笑停了,重新一本正经地说:“这还不算呢!如果我叫他妈妈,在吃饭的时候他就会面无表情的给我们煮秋葵!居然还逼着我多吃!那个东西那么难吃,软软的,还有一股怪味道!”

       “秋葵,那是什么?”我出来工作也蛮久的了,自己下厨妥妥的,这个菜,倒是没听说过。

       “秋葵是绿色的,大概那么长,”喻慕洋也比划了一下,“我觉得还不错,其实。”说着又补了一句。

       喻临不满地跺脚,“什么不错,很难吃的啊哥!有时就算二爸爸不因为我叫他妈妈生气,还是逼我吃啊!”

       “那你吃完了吗,”我问,“就是那个秋葵。”

       “嘿嘿,”听到我的问题,喻临小朋友神秘一笑,招了招手,让我蹲下来一些,勾着我的脖子对着我轻轻说:“悄悄告诉你啊,你可不许在二爸爸来领信的时候告诉他!”

       我点头:“好。”

       “要是二爸爸逼着我吃秋葵,我就趁着他和大爸爸对瞪的时候,把秋葵夹到哥哥的碗里!”喻临一脸自豪,被坐着的哥哥敲了敲脑袋。

       “我下次一定举报你。”

       “哥哥才不会了!哥哥那么好!哥!”喻临摇着喻慕洋的手,一双杏眼可怜兮兮的。我估摸这小姑娘长大来了不得。

       回头一想,哎,哪里不对了。喻太太逼着喻临吃秋葵,却和喻先生对瞪上了。难不成,喻太太也不喜欢秋葵,正好借了喻临叫他妈妈的借口。这么一想,似乎就对了,借口生气,让喻临吃掉秋葵,自己就不用吃了。那应该喻先生和喻太太对瞪,应该算是,施压?突然觉得好有趣。这一家里可真是一家子的活宝啊。

 

       “你们回去注意安全啊。”我拿着门把手,看着两个小家伙牵着手出门。真的是挺矮的,不过真可爱啊。喻先生一家人真是幸福。

       喻慕洋从妹妹手里拿过信,又把妹妹的手握住,很礼貌的笑着朝我点头道谢。

       “好!阿晋哥哥,我们走了,下次继续来找你玩哦!”喻临冲我挥了挥手,笑得甜甜的。

       “随时欢迎。”我冲她招手,“下次你们来的话,我送你们一幅画吧。”

       走到不远处,喻慕洋突然回头,怕我听不到似的,低头和妹妹说了一句什么,放下妹妹的手,仰起脑袋两手放在嘴边对我大声地说话。

       阳光下的他们也很漂亮,像什么?我想了一下,应该是天使,安琪儿。

       他说:“苏哥哥,我二爸爸叫做黄少天,还有我们家在蓝雨小区3栋,欢迎你来找我们玩!”

 

———— END  ————

 
 
 


评论(12)
热度(11)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