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叶蓝】《浅憩》

——本来说是写段子的,结果一写就是一个小短篇了qwq

 


 

——第一次写叶蓝吧算是。叶蓝是第一对喜欢的cp,蓝河是第一个喜欢的角色,一直都不敢动笔。第一次试了一下这个系列,各种废请别介意!希望能一直喜欢下去!占tag系列qwq。欢迎捉虫!

 

 

 

——感谢观看^  ^。

 

《浅憩》喻黄篇走这边【

 


 

《浅憩》叶蓝篇。

 

【――陪伴着你所爱的人,与他一同浅憇,然后做一个好梦。】

 

 

 

       叶修和蓝河一起购置的房子在杭州城,占尽了最好的地理位置和最便宜的价位。大约是叶家老爷子的意思,在这一块上给他们行了方便,毕竟是儿子和儿媳,虽然明面上没给他们两口子什么好脸色,却在他们购置的房子上出了一把力。

 

       房子就在西湖边上的小区,抢手地段,三室一厅还带了一个不小的厨房。小区的住户不少是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的伯伯婶婶,还有银发苍苍的老人,都很和善,对他们都挺关照。房子的阳台朝着西湖,放一把老爷椅就能躺着看到细雨迷蒙的湖面和草木一身青葱,好不享受。

 

       世界赛回来叶修退役了之后住了过来,接受了联盟里的工作,蓝河也从广州搬过来住,这房子才算正式入住了。

 

       装修是他们一起操办的,两个大宅男的房子版式都挺简洁的,家具该放什么放什么,也不在意其他的,花的式样也少。房子,就图能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住的舒服,然后有你我,就能称之为家。

 

       一间主卧,一间书房,还有一间他们都心照不宣空着了,叶修说等再过几年寻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和一个合适的契机就去领养一个孩子,蓝河没说话只是笑着应了。

 

 

 

       书房安了台式的电脑,还有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因为荣耀相遇的两个人自然也是离不开荣耀的。

 

       退了役的叶修上交了君莫笑的帐号卡,换了一个战斗法师,依旧和魏琛一起带着兴欣的公会打副本抢Boss在荣耀里玩的不亦乐乎。

 

       蓝河捧着笔记本在客厅里工作,去了杭州他成了远程工作,工资梁易春照样给他开了原来那么多的,他自然也要好好工作来回报。开荒的工作不再是蓝河了,只是偶尔去看看后辈们指点指点,然后依旧带百人团打副本。

 

       除了世界赛安静了一会子的叶修大神依然很忙,抢Boss,刷记录,卖材料,还有,调戏媳妇。

 

       就算叶修不停的换着帐号角色使用,蓝河发誓那个走位风骚,口气欠扁的人化成灰他都认得出来。大前天的战斗法师,前天的枪炮师,以及昨天的阵鬼。

 

       笔言飞叹了一口气说:“老蓝啊,我说,怎么着,你得管管啊,看看最近的收成,快见着锅底了。”

 

       蓝河隔着屏幕瞪他,他怎么管?

 

       最后思考了一下蓝河上交了一份叶修的作息时间表,总有几个时间段子是他不在的电脑的,那就好好利用那几个时间段吧。叶修去了联盟工作之后上荣耀的时间整齐了不少,再加上蓝河逼迫他好好休息,作息居然也整齐起来。虽然空出来的是睡觉的点,也只好麻烦兄弟们多努力坚持一下了。

 

 

 

       夏季七月的杭州带着蒸腾的暑气,骄阳下无比炎热,屋子里笼着一层阴显得凉快了许多。

 

       午间的时候蓝河抱着笔记本电脑靠着沙发脚坐在木地板上,房子隔绝了外面的暑气,风吹进来带着湖水蒸腾起来温润的味道,混着细碎的金色阳光进入了房间,透过摇曳的淡蓝色长窗帘洒在木地板上。

 

       蓝河戴着耳机指挥着公会里的人调整,声音轻轻的,他指挥百人团刚刚结束了一个副本。

 

       中午总是让人生出困意来,午睡的习惯是一直有的,从昨晚到现在一直走不开,蓝河没多说,调整了一下状态勉强打起精神来。刚刚顺手打理了一下公会里的事务,眼睛有点困,他揉了揉眼睛伸了懒腰,下意识回头过去找叶修。

 

       阳台上被他种上了几棵青藤,小区旁边的花店老板送的,盖住了好大的午间阳光,叶修就躺在那把老爷椅上午休。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盘西瓜,还有几块没有动被叶修列在一边,挺整齐的,吃干净的瓜皮都被他垒了起来。

 

       蓝河看着睡着的叶修突然笑起来,忘记脱下来耳机,声音有点大,公会里的人听到了纷纷问他蓝团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蓝河听了抿着嘴笑起来,看了眼躺在老爷椅上睡得平稳的叶修,嘴角上沾了点点沙西瓜的瓜肉,没擦,手放在肚子上,像只午憩打盹的大花猫。

 

       蓝河又转回去,“没什么,就是家里人吃了西瓜没擦嘴就睡着了,像只花猫,蠢兮兮的。”语气里明显带着笑。

 

       蓝团成家了?公会的人听了蓝河的话也在笑,还追问道。公会里的人可没听说过,都说蓝团长出了名的好脾气有责任心,待人也好,和很多人都愿意和他聊天说话,从来都没听说过蓝河成家,不禁都好奇蓝河的对象会是什么样的人。

 

       蓝河笑道:“是啊,成家了,他是杭州人。”

 

       公会里面也能秀,笔言飞和曙光旋冰那边暗暗地骂烧烧烧,但是鉴于今天没有蓝河的“家里人”捣乱,收成不错,也只是小窗口的弹了几个火把。

 

       这时公会的对话栏里有人猜测道蓝团的女朋友应该是那种粗线条大大咧咧的女生吧,性格很开朗的那种。

 

       蓝河乐了,咬着小白牙,回头看了叶修,有点新长出来的青色的胡渣,睡得挺熟,圆领显旧的淡灰色T恤松松垮垮的,修长好看的手放在身侧。蓝河摸着下巴想,粗线条大大咧咧,似乎是有点的,性格吗,是挺开朗啊,特别是抢到了Boss之后。蓝河弯着眼看叶修,“咯咯”地笑,对着耳麦道:“差不多的吧。”

 

        公会里的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的时候,蓝河看了一眼,伸了一下懒腰就和他们道了别,退出了荣耀。

 

 

 

       倚着沙发脚虚眯着眼望窗外细碎的光穿透层层的常青藤,密密的洒下来。绷紧的神经松下来,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邻居左奶奶家大厅有些年代的大钟“咚咚”地响,两下长,一下短的,两点半到了,蓝河拿下耳机站起来,打了一个呵欠,揉着僵硬的脖子和肩膀走近叶修,用竹制的罩子盖住其余的西瓜,然后轻轻地在他旁边的位置躺下,环住他,闭上眼睛。

 

       外面的蝉鸣阵阵,带着节奏,蓝河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睁开眼撑起脑袋,笑了一下又贴近叶修,俯下身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流连似的,伸出舌头舔上他的唇角,然后悄悄吻掉他嘴角沾着的西瓜渣。新长的胡渣刺到下巴有点痒,又有点撩人。

 

       蓝河满意地收回脑袋重新环着叶修躺下去,窝进他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他的胸膛缓缓睡去。有力的心跳,熟悉的烟草味和洗衣粉的味道让人安心。

 

 

 

       常青藤青翠如玉,透过它的间隙的阳光细碎,散发着温暖的味道,斑驳的投下一地的光与暗。在午后,满窗的阳光和暖意下,偷得半日闲暇,与所爱之人一同浅憩。

 


 

—— END ——

评论(4)
热度(53)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