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双叶】【亲情向】【2015年叶修叶秋生日贺文】《暖风》上

——别人都是生日没到提前给了贺文,然而我总是生日之后几个月慢慢写,心死如灰啊。没错这就是给叶家俩兄弟的贺文了!


——2015年,叶修、叶秋生日快乐!晚到的生贺万分抱歉呢!


——喜欢这对兄弟很久了!感觉相同的脸,不同的性格,都有点别扭,但是对着在乎的人从来都是很好的呢!所以突发奇想就想写写在老叶离家出走之前这对兄弟的小日常了!14岁进15的兄弟组!


——怎么说,大约又是私设吧,不过想到老叶哥哥照顾弟弟,弟弟别扭又依恋哥哥,就是特别开心啊!


——依旧是渣文笔,毫无情节毫无文力可言呢。


——那么感谢大家的观看,祝你们愉快^  ^。同时欢迎捉虫!


【下在这边


 


【暖风 上】


 


       接近傍晚的时候太阳已经不那么热烈了,天边染了霞光,显得无比温情。橘红色夕阳晕开沉沉的紫金色,云都在变换这模样,整个城市笼在黄昏下面,仿佛镀了一层的金。


 


       叶修看到叶秋的时候,后者正带了球成功地过了防守来到篮下,利落地跃上投篮,身姿矫健,一击命中。


       14岁的少年正是大好的年纪,青春活跃又干净明朗。


       进了球的叶秋笑得神采奕奕,也不顾球滚远了就去和队友击掌,还撞了一下人家的肩膀,笑的有些得意的味道,白色的牙齿,额头上的汗和眼睛都亮晶晶的。


       叶秋被派去捡球了,因为是他砸出去的。叶修走进篮球场站在边上,那个刚刚和叶秋击过掌的男孩已经眼尖地看到他了,走过来和他打招呼,温温和和的,向他点点头道:“嗨,叶哥,过来接小叶的吗?”


       叶修也笑着和他点点头,他记得这个男孩子是叶秋他们班的,叫林念,性格好球也不错,是叶秋挺好的朋友。


       “快吃饭了,过来叫他回去。”


       “叶哥,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啊。”林念感叹。


       “哼,还不就那样。”


       叶秋先前追着那个球跑到场边,看到叶秋就抱了球过来,应林念的话虽然是这么说却是笑着的。


       “回去了没?”叶修问他。


       “没,还有一场呢,和人家说好了的,”叶秋朝球场另一边的人群扬了扬下巴,对着叶修“嘿嘿”一笑,像个耍赖要糖的小孩,“你再等我一会?”


       “成。”


       见到叶修点头,叶秋乐滋滋地抱了球和林念跑回到另一边球场,带起一阵风来。叶修坐在球场边的木椅上,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点。跑得远了的叶秋身上染了光,像一层金色的绒边,黑色的短发上都映了金色,穿着蓝色的7号球衣,在他的那群朋友里显得不高,甚至还有些瘦,却也不影响打起球来帅气又明朗。


       叶秋和林念回去了,李言没有瞅见叶修,惊叹了一句:“你小子捡个球跑哪去了?还以为你掉进坑里了那么久没出来,正准备去找你呢。”


       “你妹,”叶秋笑骂了一声,把球砸了过去,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又笑起来,“速战速决啊,哥的时间不多了,赶紧的,看哥怎么打爆你们。”


       叶秋揽着林念肩在笑,很得意,又张扬明媚的厉害。


       “长能耐了啊!”李言听了突然哈哈大笑,在叶秋肩上拍了一下,叶秋疼得龇牙咧嘴直瞪眼,旁边的吴灏文挑着眉说道,“我看是弟妹来了吧,要这么表现。”


       众人直起哄,一时间都笑起来。叶秋听见叶修在那边咳嗽,几乎是抱着肚子笑出眼泪来。你说一个居家好哥哥来接个弟弟居然被叫做“弟妹”,这叫做什么事啊,叶修掐着烟无语又无奈。


       “是叶哥来叫他回去了。”林念好心地解释,却也笑得直不起身子。


       李言转头望球场边上张望,果然见叶修哭笑不得地坐在椅子上抽烟。他和吴灏文以及叶修、叶秋俩兄弟是老相识,认识的很早,从小学到高中都缘分地分到了一个学校,比他们大了一岁,性格开朗又直爽。李言朝叶修招招手就笑道:“哟老叶,来了啊,待会自己给你弟‘收尸’啊!臭小子太张狂,不治治还无法无天了。”


       吴灏文闹了笑话,自己刚刚停住笑,就跟着不太认识叶修的几个人解释了一番,听到李言的话转手朝他背上来了一下,“废话少说,还打不打了。又不是单挑什么治不治的,我防你呢李大大。”


       裁判站在场上吹了一声很长的哨,叶修懒懒地在场边吞云吐雾。


 


       叶修不打篮球的,本来就不太会,不怎么有体育细胞,运运球都是很容易跑的,更别说带球过人了。所以没多大兴趣,就不大玩了。但他不打球却不妨碍他喜欢看叶秋打球。


       十四多点的少年活跃又干净的气息,和从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怯生生地喊“哥哥”的小孩子相比,已经高出了不知多少。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身姿矫健的很,球在他手下很听话,运球走位,跃上投篮,利落又帅气十足。


       明明是一样的脸,一样的DNA,可爱好篮球一类运动的叶秋和总是呆在室内的叶修不一样,健康的皮肤不同于哥哥肤色的苍白,血管中的新鲜的血液流淌得很欢,在蜜色的手上显出青色的脉络,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那么久了总有一点长不大的习惯,见别人中了球,就会蹭蹭鼻子“哼”上一声,说着“再来”随即又是全力以赴,倔的要死。


       叶秋眼睛很亮的,迎着光映了一片暖色,神采奕奕,自己边进了球的时候笑的最开心,眉眼都带着暖意,往后面看了叶修一眼,像一阵暖风吹过来。叶修看着叶秋的身影,突然有那么一点“自己养的弟弟的长大了”的自豪感。不知道这样的弟弟在学校吸引了多少女生的注意呢,作为哥哥的叶修突然想。


       比起篮球,叶修更爱游戏。只可惜叶秋对他们都不那么感兴趣,所以也不喜欢看叶修玩。


 


       哨声响了,裁判在计分牌上写下最后一笔,一些打球的朋友笑着向他们挥手散去。李言揽着叶秋的肩,拍他的背哈哈大笑,“小叶哥,你不行啊,我都这么放水了!要不是灏文说不能杀寿星威风,会倒霉,我就速度地打爆你们了。”


       叶秋磨磨牙愤愤不平,“靠,那你怎么不直接让寿星赢了得了?”


       “那也太没面子了,输给你有损形象。”


       “你给我等着,下次绝对打爆你!”


       “果然还是防不过你啊,”吴灏文拿着球颇为无奈,“你也行了,小叶他们要回去了,别贫了。”吴灏文也拍拍叶秋的肩,“小叶,生日快乐。”


 


       “走了?”


       走到场边的时候叶修递给他一瓶水,叶秋在叶修旁边大大咧咧地坐下,横着两条腿“咕噜咕噜”地喝水,含糊不清地用鼻音去应他。


       “伯伯婶婶应该也到了,现在回去正好可……”叶修咬着烟望了望天,话还没说完就冷不防的被叶秋吓了一跳,喝剩下的半瓶子水被他从头上仰着脖子淋下来,连同叶修T恤的半边袖子和裤脚一起浇湿了。水从脸上滴下来滑进脖子里,叶秋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站在叶修前面夺了他的半根烟。


       “臭老哥,还抽!臭死了,一身的烟味回去又要被爸骂了!”


       叶修:……


       呜呜呜弟弟长大了居然嫌弃起哥哥了,还抢哥哥的烟,天理不容啊!叶修那个痛心疾首,还剩下一半呢真是浪费了。“弟弟养成计划”的欣慰瞬间清零。


       叶修从包里给叶秋拿了毛巾和干净的体恤,转过去就看见坐在他旁边的叶秋拿着他那燃了一半的烟在研究,想了想凑到嘴边吸了一口,叶修来不及阻止他,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弯着腰咳得惊天动地,眼泪汪汪。


       叶修忙把毛巾扔到叶秋头上,拿过那只烟摁灭了丢进垃圾桶里,拍着叶秋的后背给他顺气。


       “蠢啊,不会乱学什么。”


       影响了祖国的鲜花叶修深觉痛心疾首,带坏了弟弟回头要被老头子知道了,就要被骂得狗血淋头了。叶秋咳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又咳了两声,道:“这味道真难闻。”


       “难闻谁让你没事瞎来,不会还抽烟。”


       叶修见他不咳了,拿起毛巾给他一下一下地擦头发,叶秋顺从地低头。


       “那你怎么又那么喜欢烧这个东西?”叶秋抖抖脑袋,水珠溅了叶修一脸,“我还真想知道了,里面有什么,能让你这么喜欢的。”


       “哎,轻点!头发都要揪下来了!”


 


       叶秋换了衣服,叶修收拾东西,出球场的时候见林念、李言和吴灏文三人在门口站着,像是等他们两个的一样,心下一愣。两人走过去,刚想问问他们有什么事,就被突如其来的礼花喷了一身,那三个人丢下一句“生日快乐”后便结伴扬长而去,留下叶家的俩兄弟在原地面面相觑。


 


—— TBC  ——



评论(1)
热度(6)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