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双叶】【亲情向】《暖风》下

——依旧是渣文笔,毫无情节毫无文力可言呢。

——那么感谢大家的观看,祝你们愉快^  ^。同时欢迎捉虫!

上篇和下篇其实分开看也无所谓,毕竟没多大联系。

上篇走这里 

【顺路艾特 @炎  终于写完了你感动吗!qwq


【暖风   下】


       叶秋洗了澡出来还换了一身衣服,晚饭已经开始了。视线遛了一圈他发现来的人有点多,二伯和两个舅舅都在,大舅娘抱着小婴儿的妹妹和二舅娘说话,刚上小学的小表弟正缠着叶修的紧,婶婶同着堂姐叶楠也都坐在席上。

       人多的像过年一样热闹,都是来给他和叶修过生日的呢,叶秋咬着牙笑。

       叶家的家族体系不算小了,叶家爸爸有几个兄弟,他排行老三,大伯在叶修叶秋没出世的时候已经走了,二伯在城里,四伯和五伯守着老家的老祖屋不愿上来。叶家妈妈这边也是有两个弟弟的,便是舅舅和小舅舅,她排行老大。

       叶秋下楼的时候恰好听见叶妈妈笑着“数落”叶修说:“别人说儿童节生出来的小孩应该很可爱的,当时我就应该再延后一天生你,早了一天,现在变得一点也不可爱了。”

       叶秋心想,这也不是你想延迟就延迟的吧。

       果然就听到那个不可爱的接话:“对,对,不可爱不可爱。”太明显的敷衍,大概还在吃或者盘算今晚的游戏如何。

       叶爸爸从来不会放过数落叶修的机会,手指点着桌面说:“还不听话得很。”

       “嗯,不听话。”叶修点头。

       桌上的人都在笑,叶爸爸哼了一声继续吃饭,大舅娘抿着嘴笑说:“大姐,你总不能希望阿修一直像小孩子一样需要被大人抱在怀里面吧,总会长大的哎。”

       “那才好呐,多可爱!还方便带在身边,免得总担心丢了。”叶妈妈看了一眼叶修,笑嗔道。

       叶秋看着背对自己坐在桌上的哥哥,几乎可以想象出叶修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幸灾乐祸的心情上来了,他心下一乐,几步走过去拉开叶修旁边的那把椅子坐下来,“嘿嘿”冲众人一笑,说:“那我可不可爱?”

 

       吃过了饭男人们兴致正好开始喝酒,叶妈妈就同着叶家婶婶收拾了碗筷到厨房洗,叶家的兄弟俩被叶楠和表弟楚寓拉到客厅切蛋糕。

       叶楠是医学专业的大学生,对所谓可食用的蜡烛不放心,不太愿意让他们点上,可楚寓孩子心性却觉得没有了蜡烛生日蛋糕不完整。最后叶修和叶秋往上面象征性地插了七根算是应景了。

       他的十五岁,叶修的十五岁,加起来就是三十了。

       叶楠和叶秋切了蛋糕去给那群大人,回来的时候蛋糕已经被分成了整齐的块状,大小肉眼看去不差分毫,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杰作。

       叶秋吃着蛋糕坐到叶修旁边,太近了些几乎就是贴着的,叶修嫌热叼着叉子往旁边挪了点,没想到叶秋又跟了过来。叶修瞟了他一眼,他咬着叉子还叶修一笑,乖巧地喊了一声“老哥”。

       叶修嘴一抽和他对峙了半响,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把自己盛蛋糕的盘子伸过去。叶秋“嘿嘿”地笑,轻车熟路地把自己蛋糕上水果挑了出来,剩下来的奶油利落地全搬到叶修盘子里。

       叶修心塞地扭头懒得看他,心道,啧,这惯着惯着还给他惯坏了。

       小时候叶秋吃蛋糕就不吃奶油的,大约那时候的小孩是不喜欢甜腻。他看着吧想奶油也不是那么难吃,顺手帮叶秋解决了再换来一句哥哥真好也是不错的。可后来就成习惯了,但凡蛋糕有奶油叶秋肯定不吃,除非自己把奶油拿走。再后来叶修嫌麻烦说以后直接买没有奶油的得了,毕竟总不能一个蛋糕奶油全由自己包了。叶秋摇头说没有奶油的生日蛋糕不正宗,严肃地补了一句上面还没有水果和巧克力。

       这个习惯也是导致他长胖的原因啊。

       叶秋把奶油搬过去,见叶修不理他,似乎在出神,他眼睛一亮想捉弄叶修,挑着眉想,自己的蛋糕没有奶油了,没关系,他抄起叉子把桌上那块大蛋糕上的奶油一点一点地搬过去。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头,默默地看他,他端着盘子讪笑,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把最后一叉子奶油放到叶修盘子里,然后轻轻腾到远离叶修的地方,说:“哥,你多吃点多吃点,别客气。”

       叶修低头看盘子里几乎没在奶油里已经看不见了的蛋糕,再看看叶秋,“呵呵。”

       右眼跳大凶,叶秋心下大叫不妙,还没等他挪走,那一盘子的奶油和蛋糕迎面袭来,“吧唧”一下砸到脸上。叶修拿着叉子从他的蛋糕上拿了一块杨桃吃,还吹了一声口哨,心情大好,“哟,居然命中了。”

       “卧槽,你妹的,叶修你个混蛋!”

       叶秋大骂了一声,从脸上抹了一把奶油直直往叶修身上擦,叶修略表难过地摊手,躲了过去说:“我没有妹妹,只有一个春虫虫的弟弟。”

       还想说什么然而叶秋的下一招已经来了,没办法叶修只好跑路,叶秋在后面挽着袖子追,气急败坏的。

       “奶油大战?带我一个,我也来!”楚寓一瞧来劲了,摸了一把奶油追上去,一时间三个人扭成了一团。

 

       叶爸叶伯几人酒过三巡也不贪杯,毕竟也只是趁着主角们的生日高兴了喝几杯。

       叶家的小舅舅招了叶家俩兄弟过来,笑道:“多大了你们,还满脸奶油的闹。”伸手拿了两个杯子过来,让他们自己倒酒,“去,试试,陪我喝一杯,算是我敬你们俩寿星了。”

       酒是叶家伯伯婶婶自己酿的,装在酒罐子里有一种陈酿的感觉,闻起来带着一股子梨花甜,酒味浓郁,十足的一坛子好酒,光是闻着味儿就让人有些迷蒙醉意。

       叶修叶秋对望了一眼,又看到叶爸爸戏谑的表情大约知道是逃不过的了。不过叶秋跃跃欲试地接过杯子,叶修则皱皱眉说:“我真不行,这个。”

       “别急着说‘不行’啊,还没试过呢!”小舅舅摆摆手。

       叶修对自己的酒量不报希望的。男孩子都有偷偷和别人拼酒的经历,然而叶修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尝试这个东西,因为那不算什么好的回忆。

       叶秋是头一次接触酒,叶修趁着叶爸爸叶家小舅舅不注意偷偷在桌下兑了水。他拿着拿杯掺了大半杯水的酒尝了一口就皱眉,不仅有点担心起叶秋,转头见叶秋那家伙手里毫无水分的那杯酒,叶修表示无语,而且人家对于尝试新鲜的事物还感到兴奋,知道叶修兑了水表示深深的鄙视,叶修竟无言以对。

       小舅舅见他们都拿了杯子,笑说:“我也不欺负你们,这酒纯度高,喝一口就算你们一杯了。”

       “要喝就来一杯的!”叶秋哼了哼,故意看叶修得意。叶修暗骂,蠢。

       和小舅舅碰杯后,叶秋一饮而尽,叶修只喝了几口,那酒掺了水还这么烈,他有些醉意,眯着眼去看叶秋。喝酒上脸的弟弟脸上红的紧,连耳尖一起通红起来,他坐在叶修旁边拿着杯子也不说话了。

       叶家的小舅舅喝尽了酒哈哈大笑,揉了一把他们的发,指着他们向叶爸爸道:“姐夫,这两小子酒量不行啊,得好好的‘培养’啊,不然这可太难办了!”

       叶爸爸倒是摸着杯子笑了,他挺乐意看两个儿子迷糊的样子。

       叶修用手肘撞了叶秋一下,后者抬眼看他,眼神无辜又迷茫,先前的豪言壮语早就没了。

       “喝醉了?”

       看叶秋通红的脸,叶修伸手去戳了一下,他兑了水现在还觉得晕,叶秋也不知道醉的多厉害。手被叶秋慢了半拍的动作打掉,他想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说:“没有……我没醉……没醉……”

       哦还说没醉,说话起来都不利索了。

       叶秋突然放下杯子站起来,身子晃了一下又自己扶着椅子稳住,摇摇脑袋抬腿往楼上走。

       “阿秋,你去哪?”

       “嗝……我没醉,只是……只是嗝……困……我回去睡觉了。”

       叶修无语,和叶家爸爸舅舅几人说了一声赶紧上去扶住叶秋。

 

       “醉鬼,走这边啊,你去哪?”叶修扶着叶秋的腰上了楼梯就要左拐,叶秋却揪着他的衣服往右边走。喝酒的人力气大,叶修说:“成,您喝酒,您是爷。醉酒的人最大。”也不去拦他了,怕他们一起摔下去,只好由着他。

       “你才醉……嗝我住这里好吗。”叶秋放开叶修,打了个酒嗝,插着腰指着那间房门。他打开叶修的房间,轻车熟路地摸到床上,大字型一躺,灯也不开鞋也不脱了,嗅了嗅还带着叶修味道的床单,道:“混账哥哥,我睡了……”

      “喂,”叶修拍拍他的脸,“阿秋?叶秋,醒醒。”

       叶秋碰了床马上就睡了,怎么叫也没有反应,叶修叹了一口气看着床上的弟弟,生无可恋。

       叶修拿来了湿了冷水的毛巾给叶秋擦脸,开灯的时候叶秋嫌灯亮不住地往他怀里蹭,皱着眉头囔:“好亮……头疼……”

       叶修翻了个白眼,谁让您硬是喝了一杯来秀智商的。

       无奈之下只好把天花板的灯关了,换了台灯,借着光给叶秋擦擦脸。一番伺候之后,他松了一口气,拿了衣服去洗澡,半杯掺水的酒喝的他也很是头晕。走了几步,又转回来给叶秋盖上被子,进了浴室。

 

       草草地冲了一遍冷水也没那么晕。下去送走了客人,再上来看到被入侵的床,只好认命地把自己挤进去。

       叶秋睡着的时候还挺安静的。下巴尖了,人也高了,叶修看着叶秋,那张一个模子里引出来的面孔,他们两兄弟有多久没有一起睡过一张床了。

       五六岁的时候他们一起住进了这间房间,一张挺大的床放两个枕头和两床被子。别人都说他们感情好,兄弟俩都点点头又笑。快六年级的时候,兄弟俩都长高了,叶秋说他想搬到隔壁的房间住,叶修答应了。那个时候的男孩子都是倔强的,渴望独立拥有自己的空间。有什么关系呢,总之大了住在一起也不再那么方便了,而且叶秋怪别扭的。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一起睡过一张床。这时的叶秋醉了酒,大概是忘了他们早就不住在一起了,也难怪会走错房间。

       早晚的气温差得大,夜里的风从窗口进来,涌进有些空旷的房间,贴在皮肤上泛着凉,许是叶修身上的暖意吸引了叶秋,他靠过去,毫无知觉的在叶修怀里蹭。叶修愣了好一会,突然又笑起来,用毯子把他们圈起来,揽过叶秋抱在怀里。

       四肢相叠在一起,叶秋软软的头发碰到脸上,而他的呼吸像一阵暖风,带着酒气,在微凉的空气中撒在叶修脖子上,有些痒。同一个牌子的香皂一直没有换,绿茶味的。叶秋在他的颈窝蹭了蹭。

       在安静的房间里,叶修感到了困意正在涌上来,却又安心十足。

       迷迷糊糊的睡去之前,他听到家里的大挂钟似乎响了起来,叶秋在他怀里咂咂嘴,似乎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谁也听不清了。

       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悄悄的呼吸声。

       “混账哥哥……生日快乐……”

       “晚安……”

 

       晚安,15岁的叶家兄弟。祝你们生日快乐。

 

—— END  ——


评论(2)
热度(5)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