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远

文圈叫做苏远。这里专门丢文。【有固定吃的大大粮食也会自己觅食,所以不要强迫我张嘴吃不吃的安利,有兴趣自然会关注。【偶尔有乱七八糟的文,请善待分类搜索和作品整合^_^。

【凰羽】临安初雨【二】

俺又爆字数了qaq最后还是决定分章了,下一章可能很短onz


宫姑娘出来了,情敌【。】要一起喝酒谈心了,培养一下感情hhhhh


欢迎捉虫!^ ^。感谢看官!


【总目录】





 


       一袭水蓝色长裙的少女从浮生阁大门里走出来,大约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双圆圆的杏眼,面容姣好。瞧见站在门口的穆霓凰,少女一双圆眼就弯成了月牙,提了裙摆快步走到她面前,欠了欠身,恭敬地向她行礼。巧笑道:“奴婢见过长郡主。阁主想请长郡主到阁里一叙,不知郡主可愿光临我们浮生阁?”


       “你们阁主是?”


       “长郡主见了,自然就知道了。”


       小丫头小小年纪,却回答得干练,见了她也面无惧色,想来能教出这样的人,她背后之人也不简单。


       穆霓凰虽好奇这浮生阁是个什么情况,却也不想无关卷入什么势力之争中。


       原来的悬镜司在新帝的清整之下,发现了夏江死前所用的情报网,线人由各种职业的小人物组成,小贩、捕快、主妇、酒徒……潜伏了很多年,融入人群中,叫人难以发觉。


       而正是这些小人物组成的情报网,像蜘蛛网一般遍布各地,缜密毫无缝隙。


       在新帝清洗了人手后,新一任悬镜司掌舵人接手了悬镜司,同时也接手了这个情报网,成为了新帝重要的的臂膀。


       无论是这个浮生阁,还是其他新涉金陵的势力,风云变幻,交给悬镜司去处理便可,比起她来,悬镜司要查清他们的来历更方便也更有效。且如今她身份特殊,并不愿再去牵涉这些问题,就如眼前这个不知是何方神圣的浮生阁主,和他不知是否是‘鸿门宴’的宴请。


       穆霓凰摇摇头,伞在身侧,转身进了雨中,“替穆某多谢阁主的美意罢,只是我如今有要事在身,也不便再去叨扰了。”


       看到穆霓凰无意应邀,看了一眼渐大的雨,打算就此离开,蓝裙的少女着急地跺跺脚,“长郡主留步呀!”


       见她没有停下的趋势,少女追了出去。


       “长郡主,请留步呀!阁主并无恶意,只是刚好在楼上看到了郡主,便让奴婢来请郡主了。”


       “奴婢也实在不知阁主是何意,她只说,许久不见故人了。”


       少女悄悄看穆霓凰,见她站在原地没有再走,杏眼里闪过一阵欣喜,突然呜咽道:“呜呜呜,长郡主就同奴婢上去吧,奴婢,奴婢只是一个跑腿的小丫头嘛,如果奴婢没有带郡主上去,阁主就要说奴婢办事不力了呜,那就要受惩罚了。”


       “呜呜呜,会被关小黑屋的,二天都没有饭吃,好可怕的呀!”


       蓝裙的少女拿着帕子拭泪,硬生生挤出几颗泪珠来,在淅淅沥沥的雨里站着,还真有几分梨花带雨、弱柳扶风的可怜味儿来。过了软硬不吃的年纪,面前的少女有趣,也不算是敌人,至少现在不算。穆霓凰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哭笑不得,不知是该感叹这丫头变脸快,还是感叹她入戏深。可手帕下那两只墨色的眸子还在偷偷地打量自己,生怕自己跑了似的。


       怎么今天出门尽碰上活宝了呢?


       穆霓凰摸摸鼻子,想起那只跑了的“呱呱”,不禁好笑起来。罢了,赴宴便赴宴罢,能养出这样的小丫头来,这浮生阁主,别人不请,她也想主动去拜访一番。


       “你们阁主说我与他是‘故人’?”


       蓝裙少女听了暗喜,嘿,有戏,继续装模作样地抹着泪花,悄悄看她。


       “是的呀。”


       “如此,那边叨扰了。”


       少女一听,帕子一抹,又弯了一双圆圆的杏眼,眉开眼笑起来。


       “长郡主,奴婢给您带路!”说罢,殷勤地替穆霓凰拿了伞,乖巧地在前边带路。


 


       步入浮生阁才知这建筑的精妙布局,做的大约是饭馆酒楼的营生,大厅却风雅得很,向茶馆的布置,不少书生秀才、江湖侠士落座其中,或是饮茶听书,或是低声交谈,说书人一板一眼地说着奇闻异录。


       从环环绕绕的楼梯一路往上,经过二楼的一处露台,穆霓凰从这里看到了整个浮生阁的布局,她所在是浮生阁的前楼,楼后一片是院落和花园,阁楼伫立其中,而前楼根据楼梯盘旋的格局特意构成了雅间。


       眼前带路的少女哪里还有之前那假装抹泪的古灵精怪的样子。有人同她打招呼,是小厮、丫鬟一类的下人,客客气气地叫她一声“瑾姑娘”,她便也笑着道声好。


       穆霓凰见她并不像习武之人,但她的身法和步伐却很巧妙,若在暗处,不是武学深厚的人怕是难以发觉的,而这里的几个护院也能看得出武功很好。穆霓凰跟在少女后面,暗暗叹了一声,这浮生阁,来头不小啊。


       少女带着穆霓凰穿过一层层的楼梯,过了空廊便到那座瞩目的阁楼里。少女把她领到茶室门口,正对着茶室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她之前所站的位置。


       穆霓凰感觉到茶室里有三个刻意隐藏的气息,都隐在茶室的暗处,具体方位难以感知,另一个人正在同那三人说话。这三人的武功与她不相上下,穆霓凰微微皱眉,手背到背后,不动声色地蓄力。


       这是,“鸿门宴”?


       面前带路的少女全然不知,轻快地推开了门,“阁主,郡主到了!”


       “是吗,快请郡主进来吧,小愈。”


       “是。”


       穆霓凰已经做好面对三个强敌的准备,却听到一个清秀的女声,这个声音很熟悉,她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南怀愈欠身,弯着杏眼笑,向穆霓凰做了“请”的姿势,在穆霓凰走进去后才跟在后面。


       茶室的竹榻上铺了白色的毛毡,女子坐在茶桌边,壶中的水架在炉上烧,氤氲的雾气缭绕茶室,穆霓凰看到她,愣了片刻,有几分疑惑地道:“宫姑娘?”


       眼前的人正是宫羽无疑。


       听到穆霓凰的话,宫羽转头朝她嫣然一笑,示意她稍等片刻。


       宫羽身侧的黑暗之处隐藏了两个隐了气息和身影的人,面前的黑衣人恭敬地垂首,听她说话。同样隐藏了武功,却能感觉得到是一位强者。


       “按照原计划便是,如果出变了变差,便遣人去青竹先生那里去。”


       “属下明白。阁主还有其他吩咐吗?”


       “你们先回去吧。”


       “是,阁主。”黑衣人抱拳,跳入房间的黑暗中瞬间没去了身影,另外两个气息也随之消失。


       宫羽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踏了莲步走到穆霓凰的面前,一袭墨绿色的长裙,用玉簪绾发,笑意盈盈地向她行礼。


        “郡主,久见了。”


        “……宫姑娘,久见。”


 


       宫羽吩咐丫鬟拿了干净的手巾给穆霓凰擦干发上和衣服上的雨雪,南怀愈端了热水进来服侍她净手。等穆霓凰收拾完,发现宫羽已经让人点起了驱寒的火炉,面对着穆霓凰,自己坐在煮茶,动作行云流水,同着窗外莹莹的白雪、房间里缭绕的雾气,沉静美好,足以入画。


       “品茗赏雪,宫姑娘好兴致啊。”


       满室茶香,阻绝了寒冷,穆霓凰不自觉温和了眉眼笑道。


        “怎料,雪中故人来。”宫羽也笑了起来。


       “宫姑娘何时入的金陵,浮生阁离穆府不远,有如此风雅的地方,我竟也不知。”


       “比郡主回来的要早些,半年前宫羽就回来了。”宫羽用木勺将茶叶舀入茶壶中,“想来郡主这几月在府中偷闲,宫羽这边的小打小闹自然郡主不知了。”


       穆霓凰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宫羽的调侃,叹了口气失笑,也是,这么大这么瞩目的新建筑,怕是养在深闺的小姐都听闻过,也只有她,回来后就不怎么关注外界的人不知道了吧。


       摸摸鼻子,换了一个话题。


       “怎么没回妙音坊?”


       “呵呵,坊主妈妈已经回陈州的老家去了,十三先生也回了江左盟,”宫羽垂下眼笑,“妙音坊倒了,而我正好想做幕后之人,过过悠闲的日子,可比当艺妓头牌强些,所以开了浮生阁。”


       穆霓凰听出话中有话,却也没细问。如今的宫羽和三年前妙音坊中的花魁差别很大,不是面容上的,而是指心性。三年前心甘情愿做一步棋子,被安放在妙音坊做密探,这布局执棋之人是梅长苏。而今她除了原有的那份淡泊以外,还多了对弈手应有的沉稳。


       宫羽看出她所想,也轻轻一叹,不觉又笑,三年过去,哪会有不变的人?怕是郡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凌厉肃杀的气息更浓厚了,淡淡地着一袭白衣,她在窗口看到她从雨雪微微、灰檐青瓦中走来,仿若看到了不食烟火的九天之仙。


       白衣翩然,一瞥惊鸿。


       “尝尝这茶,昆仑的雪菊、临川带来的山泉,不知能否入得了群主的眼?”


       茶香四溢,轻嗅,穆霓凰感觉仿佛闻到了昆仑千年霜雪的幽冷的味道,茶水入口,丝丝清甜的味道在微苦过后蔓上舌尖。


       穆霓凰不禁感叹,“好茶!”


       宫羽给穆霓凰斟茶,用手拨了一边的铃铛,清脆悦耳,只见她看着穆霓凰眨了眨眼,“宫羽这里可不仅有好茶,”门应声被推开,南怀愈同几个丫鬟捧着盘子一一走了上来。


       穆霓凰惊讶地看宫羽,宫羽已经站了起来,接过菜肴给穆霓凰布菜,然后笑着补上了未完的话,“还有佳肴和好酒,不知可否有幸邀郡主共享?”


       窗外群雁飞过,已是斜阳时,火燃了云,浓墨重彩一片。




Tbc



评论(7)
热度(7)

© 苏远 | Powered by LOFTER